財經頭條

易到困局:司機提現難 實控人賣豪車籌款上線現金貸

字號+ 作者:都市在線 來源:未知 2019-05-07 11:22 我要評論( )

易到資金困局:司機提現難、實控人賣豪車籌款上線現金貸 去年8月開始,司機們通過易到平臺開網約車所賺取的傭金陸續無法提出,這些傭金(單人)或高達十幾萬,部

  易到資金困局:司機提現難、實控人賣豪車籌款上線現金貸

  

 

  去年8月開始,司機們通過易到平臺開網約車所賺取的傭金陸續無法提出,這些傭金(單人)或高達十幾萬,部分司機反映,目前(家里)生活困難,就等著易到把APP里的余額變成“真金白銀”。4月25日,易到上線了“快提”標簽服務,試圖解決司機的提現問題。

  

 

  對于使用非余額支付的訂單,易到平臺會添加“快提”標簽。

  今年3月2日凌晨2點,穿著灰色針織衫的易到控股股東、韜蘊資本創始人溫曉東出現在了北京市交通委員會(以下簡稱“北京交通委”)辦公所在地,他和兩名易到用車(以下簡稱“易到”)員工以及六名易到司機進入了北京交通委為他們準備的“調解室”。

  北京交通委大門外的圍欄外,約500名易到司機(以下簡稱“司機”)準備在夜色中離開。距離他們3月1日下午1點左右陸續在此處會合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將近十四個小時。

  從去年8月份開始,司機們通過易到平臺開網約車所賺取的傭金陸續無法提出,這些傭金(單人)或高達十幾萬,“我家老婆孩子還等著吃飯呢。”部分司機向新京報記者反映,目前(家里)生活困難,就等著易到把APP里的余額變成“真金白銀”。

  4月25日,易到上線了“快提”服務,試圖解決司機的提現問題。這一問題一直是易到的痛點,也是易到與司機爭議的核心。今年2月25日,秦楚(化名)和多名司機第一次來到北京交通委。據秦楚介紹,當時易到方面承諾,3月1日會給司機們一個解決方案,緊接著3月1日、3月20日、3月29日、4月15日,司機們多次前往北京交通委,想要獲得真正的解決方案。

  溫曉東賣勞斯萊斯和賓利供司機提現

  

 

  和司機談判的溫曉東

  “我覺得他這個人挺樸實的,因為我們見面那天他穿得很普通,說的話也讓人容易接受。”同秦楚一起進入辦公室的司機代表張瑋(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溫曉東和兩名易到員工以及六名易到司機,在北京交通委辦公室見面,共同商談司機的提現等問題。

  早在2017年,易到就曾多次被曝出司機提現延期的問題。今年以來,易到司機們多次收到易到發送的提現延期公告,原本應在今年1月25日恢復正常提現,卻再次發生延期。

  1月25日,易到發布消息稱,韜蘊資本將在近期啟動拍賣FF公司的股權,受此影響,提現時間將延至2月22日。此后歷次的提現延期公告,再無確切時間點。

  “溫曉東就一點點地跟我們講賈躍亭是怎么騙他的,易到是怎么走到今天這一步的,他到底往易到輸了多少血,易到目前的困境怎么解決。”3月2日凌晨2點至6點,溫曉東和六個司機代表整整聊了4個小時。

  易到與樂視的糾葛源于2015年10月,樂視用7億美元買下了易到70%的股份,取得控股地位,為易到埋下了資金鏈斷裂的“導火索”。

  從2016年底被爆出欠款,到2017年初業績下滑,樂視一直深陷“缺錢”風波,中間幾度停牌。樂視風波也波及易到,拖欠款項、司機提現難,導致易到陷入“資金鏈斷裂”的困局中難以脫身。

  易到困難時刻,賈躍亭在2017年6月找來了韜蘊資本溫曉東接手易到。這也為后續的糾紛埋下了“種子”。

  2018年12月,韜蘊資本表示,入主易到未向樂視支付款項,因為這是一次承債式交易,樂視控股及賈躍亭在交易文件中明確承諾當時的易到債務規模是23億,韜蘊資本入主易到過程中陸續發現總體債務規模在50億左右。而這些債務導致了易到未能及時獲得資金支持,成為影響司機提現的阻礙。

  3月2日協商時,溫曉東向司機表示,目前沒有錢,必須出去借(錢),或者賣公司的資產才能有錢提供給司機提現。張瑋和秦楚都向記者證實,溫曉東告訴他們,自己已經賣了兩臺勞斯萊斯汽車和兩臺賓利汽車,換來的錢在今年春節期間給司機們提現了。

  一位易到離職員工楊森(化名)向新京報記者證實了賣車的真實性,“現在易到肯定也沒有錢去養車了,所以就賣了,(不過)那四輛車之前也是二手的”。

  3月2日溫曉東承諾將在7個工作日內,拿出200萬元給司機提現,第一輪先給當天下午登記的188名司機每人提現5000元,當天較晚去登記的司機以及北京全部的司機將在第二輪提現中拿到錢。最終,多名司機向記者證實,溫曉東在3月1日后的兩周內僅實現了第一輪提現,折合人民幣約94萬元。

  空降“管農業”出身負責人,上線金融產品緩解

  易到“無米下鍋”,幾度搬遷辦公場所。多名司機表示,他們從北京站附近的萬豪酒店,最終追到了百子灣的大成國際。

  3月13日,溫曉東在微信朋友圈公布,鞏振兵即將卸任易到CEO職位。一周后,豪華車司機要求易到恢復提現,而此次對接的易到負責人是溫曉東請來的“救兵”孫士海。“溫曉東入主易到之后,就派了韜蘊資本的人員,負責人事、財務、法務,差不多控制了易到。”離職員工楊森介紹稱。

  企查查工商信息顯示,孫士海為韜蘊資本旗下韜蘊時達(北京)農業發展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因在韜蘊資本負責農業投資相關業務,被易到員工戲稱為“養豬的”。“說句不好聽的,原來管農業的一個人,空降過來管網約車,您覺得有戲嗎?”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記者目前易到管理層已經沒人了,易到現在的狀況就是“沒錢沒人”。

  與溫曉東不同,空降的孫士海面對司機的態度更加強硬。3月2日在調解室,司機們建議溫曉東實現“線下支付”,即乘客可選擇用支付寶或微信支付車費,車費將經由易到平臺直接轉入司機銀行卡,司機們不必再為“虛無”的余額拉單。

  3月20日,孫士海在北京交通委門口表示將實現“及時分傭”,即司機口中的“線下支付”,并給恢復運力的司機按比例提現。但是,當天他并未承諾具體的提現日期。

  3月29日,司機再次聚集到北京交通委門口,“控訴”易到存在“欺騙式的及時分傭、陰陽單和給司機放高利貸”的情況。秦楚對記者解釋稱,易到在抽取傭金的同時,給乘客客戶端和司機客戶端顯示的路程費用并不相同,多名司機認為這是“兩邊通吃”的行為。

  司機口中的“高利貸”,則指易到計劃上線的現金貸產品。3月29日前,易到離職員工爆料,易到計劃上線現金貸產品,用來緩解司機提現壓力并幫助平臺盈利。

  文件顯示,司機可通過現金貸產品進行貸款,可選擇3000元或5000元貸款金額。以5000元貸款金額為例,貸款期為15天,如逾期90天不償還,將扣除司機易到賬戶余額6297元,申請5000元現金貸產品的司機,必須保證賬戶余額大于或等于6297元。

  文件還顯示,現金貸產品的業務目標是,解決活躍司機現有的生存需求,緩解平臺提現壓力,實現部分司機余額的快速消化,通過該產品幫助平臺實現盈利。

  司機帶著對及時分傭、陰陽單和現金貸產品的疑問,于3月29日在北京交通委門口堵住了孫士海。孫士海當時回應稱,目前上線的及時分傭是1.0版本,司機的訴求會在2.0版本實現。

  4月25日,多名司機發現,易到上線了“快提”標簽服務,即司機在接單平臺會看到部分訂單顯示“快提”標簽。這意味著,該訂單不會用易到平臺余額支付,車費可快速提取,也就是說孫士海兌現了及時分傭的承諾。

  截至記者發稿前,已有司機成功拉到有“快提”標簽的訂單,但部分司機向記者表示,顯示“快提”標簽的訂單“很難搶”。

  針對陰陽單的問題,孫士海解釋稱,用戶花錢向平臺購買運力,平臺再花錢向司機購買運力,這里面存在的差價在經濟上是允許的。關于司機口中的“高利貸”產品,孫士海也側面證實了信息的真實性,3月29日當天孫士海表示,該現金貸產品為第三方公司的提議,目前并未實現。

  

 

  4月11日,部分易到司機陸續收到易到提示下載“余額享”的短信或電話。

  截至記者發稿前,一款名為“余額享”的現金貸產品已悄悄上線,易到已電話或短信通知部分還未提現成功的司機注冊下載。多位易到向司機表示,該產品為第三方公司提供,與易到公司有合作關系。經記者測試,該產品目前尚未開放注冊。

  4月11日,秦楚的討薪群因為現金貸產品的上線“炸開了鍋”,多名司機表達了對易到上線該產品的憤怒,認為該產品是易到給司機“下圈套”,但也有司機認為,借貸自由,過多討論沒有意義。秦楚當天發布群消息“@所有人”,勸大家別碰高利貸。為此,4月15日,司機們又一次聚集到了北京交通委門口,只是依舊沒有獲得任何想要的答案。

  平臺活躍度降低,融資無望“斷臂求生”

  從今年3月份開始,除司機提現延期不斷外,易到被曝出大量裁員和欠薪,至3月中旬,易到已經陸續通知員工辦理解除勞動合同的手續,涉及人員達到三四百人,易到員工目前僅剩百余人。易到被裁員工告訴記者,易到先統一裁大部分員工,后面會讓小部分人復工,但是復工只發當月工資并不會補發工資。目前,易到技術部門的部分員工已經復工。

  3月7日,易到證實正在尋求新一輪25.5億元融資,市場傳言恒大或將接盤易到,該消息隨后被接近恒大的人士否認。3月25日,易到發布內部郵件稱,要調整工作思路,盡早依靠自身力量維持平臺的基本運轉,今后的首要目標就是賺錢。“斷臂求生”的易到正在通過削減開支、業務調整、尋求融資來重整旗鼓。

  此前,今年1月21日韜蘊資本發布聲明稱,將向全社會公開出讓易到股權。韜蘊資本表示,在整體融資市場不景氣的情況下,韜蘊資本難以再向易到進行持續性投入,特向社會公開招募有意愿布局網約車行業、具有社會責任感的企業入股易到,愿意以低于從樂視及賈躍亭處的獲取成本全部或部分轉讓易到股權。

  易到“搬救兵”已經不是一回、兩回。新京報記者了解到,2018年來,易到除了謀求借殼赫美集團,還先后與阿里、蘇寧、順豐、人保等公司接觸入股等問題,最后均無疾而終。

  互聯網分析師丁道師告訴新京報記者,易到的出路無非就是賣身或者融資,“易到需要依靠一個真正有實力的企業,把自己的戰略和主業拉回正軌,隨著大規模補貼的退出,出行行業的市場機會還是有的。”互聯網分析師唐欣則表示,不排除一些大型企業會通過收購易到快速進入出行行業。

  多名司機告訴記者,從去年8月開始,多次的提現延期使得司機們對易到喪失了信任,除了多次上門要款外,多名司機從今年年初便開始停運,以抗議易到的提現延期行為,“5個多月就一直沒能提現(成功)”。多名司機告訴記者,自停運以來,個人并未進行其他工作,“就忙著(討薪)這事兒了。”

  司機的停運導致易到運力出現斷崖式下跌,多名易到用戶反映,“通過易到打不到車”。記者于3月8日嘗試發布廣渠門內地鐵站到朝陽大悅城(7.170, 0.41, 6.07%)的訂單,APP顯示響應車輛只有一輛且為豪華車,價格高于其他網約車APP的普通快車。

  根據極光大數據發布的《2019年1月網約車行業研究報告》,2018年下半年,滴滴出行的月度活躍用戶數(MAU)為6600萬,而易到APP的月度活躍用戶數(MAU)僅為77萬,約為滴滴出行的1%,且一直處于下降趨勢。除此之外,易到APP的市場滲透率也下降了20%,安裝滲透率僅為0.25%。

  “溫曉東比賈躍亭更坑人吧,賈躍亭坑了資本,溫曉東坑了員工和司機。”楊森說,易到從去年下半年開始斷交員工的五險一金,使很多員工的購房和出入境都成為問題。

  “一般的離職員工有3個月工資沒發,一些高管甚至有4-5個月工資沒發。”楊森透露,易到之前表示今年6月底付清工資。“屆時工資付清的概率可能只有50%吧,畢竟之前恢復司機提現的日期一拖再拖。”

  欠薪、司機停運、老用戶喪失新用戶沒來,易到要做第一家賺錢的網約車平臺的目標能否實現有待觀察。剛上線的現金貸產品或成為易到目前唯一的盈利寄托。與此同時,因現金貸產品憤怒的司機們,正在籌劃下一次討薪。

  新京報記者 陳維城 實習生 程子姣 編輯 陳莉 王宇 校對 何燕

  責任編輯:李思陽

  文章關鍵詞: 易到 資金困局 司機

----分隔線----東方都市網----分隔線----投稿:975981118@qq.com 歡迎投稿
東方都市網,上海東方都市網,,東方都市網,財經頻道站http://www.marocmaths.com

免責聲明:

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并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網立場。 對本文內容、觀點保持中立,不對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

相關文章
  • 中原傳媒總編輯司機以領導之名騙報銷款487萬 判12年

    中原傳媒總編輯司機以領導之名騙報銷款487萬 判12年

    2019-04-17 18:21

  • 正是因為王某所采取的隱瞞真相、虛構事實手段

    正是因為王某所采取的隱瞞真相、虛構事實手段

    2019-03-28 23:25

  • 見義勇為?醉酒乘客恐嚇女司機,男子幫忙將其打傷被起訴

    見義勇為?醉酒乘客恐嚇女司機,男子幫忙將其打傷被起訴

    2019-03-27 03:26

  • 法院將按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從嚴懲處

    法院將按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從嚴懲處

    2019-03-19 21:09

網友點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