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報

年入50萬加10萬元黃金的快遞小哥:我的目標是百萬

字號+ 作者:都市在線 來源:未知 2019-05-05 10:05 我要評論( )

原標題:年入50萬加10萬元黃金的快遞小哥:我的目標是百萬 2019年,我的目標是收入100萬元,把孩子們接到東莞來上學,讓在老家的父母生活更好一些。在周邊響著

  原標題:年入50萬加10萬元黃金的快遞小哥:我的目標是百萬

  “2019年,我的目標是收入100萬元,把孩子們接到東莞來上學,讓在老家的父母生活更好一些。”在周邊響著的汽車喇叭聲里,正在廣東東莞市厚街鎮街頭送快遞的張軍延,用爽朗的笑聲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他每天都干勁十足,就是為了那看得見的收成。張軍延說,他每天從早上7點開始處理單子,10點外出收件,一直到晚上12點結束。“我愿意為自己的夢想加班,因為幸福是靠自己的奮斗得來的。”張軍延自豪地說。

  從河南省南陽市鄧州農村走出來的張軍延,到深圳打拼13年,從最初月工資1000多元到4000元,到如今的年收入“50+10”萬元,張軍延說,他靠的是勤勞和真誠。17歲外出打工,2006年到廣東東莞一家公司上班,一干就是10年。2015年,他放棄了穩定輕閑的工作,用全部的身家6萬元購買了一輛面包車,投身到快遞行業中。2018年,他靠收發快遞年收入超過50萬元,加上因為業績突出被評為五星快遞員,獲得公司獎勵價值10萬元的黃金。

  第一份工作是搬磚

  之后當了十年“上班族”

  今年34歲的張軍延,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父親:一個11歲的女兒,上小學5年級;一個9歲的兒子,上小學3年級。孩子們屬于“留守兒童”,至今仍在河南老家,由張軍延的父母帶著。

  也就是在去年年底,張軍延終于還清了所有外債開始有積蓄。此前,他家因為蓋三層小樓房,花了三十多萬元,跟親戚朋友借了不少錢。事實上,張軍延的收入高起來也就最近兩年的事,2017年和2018年。“我以前收入并不高,主要是被穩定拖累了。樹挪死,人挪活,一挪,收入就逐漸高了起來。”話匣子一打開,張軍延不時地發出爽朗的笑聲,笑聲里充滿了快樂與滿足,很能感染人。

  現在的人們形容辛苦工作,總喜歡說“開始搬磚了”。“我是真的搬過磚,一天掙十幾塊錢。”張軍延笑著說,他清楚地記得自己第一次搬磚的樣子,而之后的種種艱辛,卻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淡忘了。

  談起什么時候開始外出工作的,他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他高中的時候輟學了,17歲外出打工,做的第一份工作便是到工地搬磚。那時的張軍延雖然身材高大但力氣沒有上來,“搬磚實在是太苦了,勉強能扛住。”這是那次搬磚的經歷留在張軍延記憶里最深刻的印象。搬了三四年磚后,張軍延長結實了,身高也到了1米8。2006年上半年,他決定南下廣東,這也是他第一次遠離家鄉。

  到了廣東東莞后,張軍延進了一家工廠,他被選為駐廠跟單員,專門負責跟蹤供應商的訂單進度。“剛進廠時底薪每個月只有420元,另外還有一些補助及獎金,一個月拿1000多元。后來,隨著工齡的增長,收入逐年增加,到2015年時每個月能拿3800多元,有時4000元。”張軍延對紫牛新聞記者說,彼時的他工作輕閑,一天的工作基本上兩三個小時就能完成了,收入也還算穩定,且公司包吃包住。就這么干了10年,那會兒根本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跳槽。

  為家人狠心辭職

  從月月虧損到月入四五萬元

  張軍延說,隨著兩個孩子慢慢長大,他們都要上學了,家里的開銷增加了,加上老家的房子破了要改建,本來勉強能維持家庭開銷的收入突然就應付不過來了。

  張軍延尋思著改變,而恰恰此時,妻子的網購行為,給張軍延打開了一扇新的夢想之窗。“那時做快遞的突然火了起來,而我身邊快遞業務也突然多了,我意識到這是一個非常好的行當。”張軍延告訴紫牛新聞記者,猶豫再三后,他決定辭職當快遞員。

  “剛進入公司時,是一個新人,什么都不懂,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積蓄,月月還虧錢,壓力非常大。”張軍延說,他拿出自己的積蓄近6萬元,買了一輛面包車跑快遞。2015年6月份剛入職時,張軍延每個月只有底薪1500元。他負責的區域主要是當地外貿市場和做批發生意的一些店鋪,且都分布在一些沒有電梯的老舊小區,街道錯綜復雜,業務又不熟,跟著師傅跑,每天都搞得頭昏腦漲的。

  

上午,張軍延會和公司的客服聯系 處理當天出現異常情況的包裹

 

  上午,張軍延會和公司的客服聯系 處理當天出現異常情況的包裹

  “沒有了包吃包住,自己租房,自己買飯吃,每天要跑四五十公里,車輛的油錢得自己出,每個月都入不敷出。最困難時,我還有點后悔辭職是不是太草率了?”張軍延笑著對紫牛新聞記者說,好在這樣的想法并沒有延續很長時間,更多的時候,他還是相信堅持下去肯定會有希望的。

  “那時接觸的客戶收發的都是大件貨品,雖然個頭大吧,但好多年沒做過這么重的體力活,還真有點吃不消,太重了!”張軍延回憶,一些重達幾十公斤的大件快遞,有時要從一樓背上7樓客戶家里,衣服經常濕透,但自己既然選擇了這一行,無論再苦再累,也要堅持走下去。

  

樓梯狹小,貨物體積大。張軍延必須小心地抱著貨物,以免碰撞。

 

  樓梯狹小,貨物體積大。張軍延必須小心地抱著貨物,以免碰撞。

  在連續“虧損”了兩個多月后,基本熟悉業務的張軍延開始在東莞厚街鎮上“單飛“了。送完公司的派件后,他利用業余時間到處找客戶攬件。在接受紫牛新聞記者采訪時,自始至終,張軍延都帶著爽朗的笑聲,他說對待客戶他也一直是這樣的。第三個月,盤點下來后,張軍延意外發現,自己的收入已達到了七、八千元了。

  

張軍延經常忙得大汗淋漓

 

  張軍延經常忙得大汗淋漓

  年入60萬元

  高中肄業快遞小哥“自修”成功“秘訣”

  總結起來,張軍延的獨門“秘訣”不外乎這幾點:其一,先做市場調研。比如,調研快遞公司,調查快遞市場存在的問題;其二,面對出現的問題給出對策。他推出及時接收貨物、送貨上樓的服務,解決了客戶的困擾;其三,想客戶之所想,為客戶解決困難。比如,他幫忙為客戶的貨物打包,替客戶節約時間等等。

  “我除了百分百送貨上門,還百分百送微笑。”張軍延說話跟他走路的頻率不一致,語調溫和緩慢,但腳下的步伐卻明顯快人一步。他說,這是源于他的“職業病”。

  張軍延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他當快遞學徒時,送完快遞后就挨個店鋪一家家拜訪,介紹自己的業務,希望能給自己多攬些客戶。這一輪輪的拜訪下來,他聽到很多用別家快遞的客戶反饋了一些問題,主要集中在三個方面:第一,不能及時來接貨;第二,貨物不能送到收件客戶手中;第三,貨物經常有丟失,出現扯皮推諉現象。

  “有公司的快遞員拖個把小時來接貨很正常,送到地點后,直接扔在樓下就走了,甚至連個電話都不打給客戶。我當時就想,如果我解決這三個問題,那這些客戶為何不選擇我呢?”張軍延說,好在公司要求必須送貨到客戶手中,那么,他就來解決及時收貨的問題。為此,張軍延向客戶保證,接到電話就來收貨,保證貨物上樓直抵客戶手中。

  “我接的第一單生意是一個出貨量非常大的客戶,現在我跟他合作得非常好。”張軍延回憶稱,當時去拜訪這個老板時,正好他急著要給客戶送貨,又臨時有急事要走,打那家快遞公司的電話,說至少要半個小時才能到。

  張軍延便對老板說,我幫你看著,你去辦事吧。等老板回來后,張軍延幫他辦好了快遞交接,把貨送走了。“可能老板看我誠實,也是送快遞的,就試著把部分業務交給我做。沒想到,這一做,最終把所有的業務都給我了,一做好幾年了。”張軍延說,好多這樣的客戶,基本一打電話他飛奔立到,就此跟他確立了合作關系,業務量一年比一年多,現在月收入達到了四、五萬元。“我每天的里程至少是50公里,多的時候超過100公里,好在現在很多住宅樓都有電梯,但基本也有一半要爬樓梯。”張軍延說,這些錢都是一個個腳印加一滴滴汗水堆出來的。

  2017年,張軍延收入幾十萬,年終他獲得了公司10萬元的獎勵。

  2018年,張軍延單是收件的總數量就超過30萬件。算下來,一天是900多件,收入高達50萬元。這一年,他同樣獲得了10萬元的年終獎。而這10萬元的獎勵,是一堆金燦燦的黃金磚,前面是張軍延燦爛的笑容。

  同事說他經常把單子讓出來

  告訴他們幸福是奮斗出來的

  按照公司規定,快遞員的收件提成是“1元加上運費的9%”,即收件一個提收1元錢,再加運費提成;而派件(即送件)的提成,則按包裹的重量衡量,越重的包裹提成越高。也就是說,收件越多,送件越多,拿得越多。

  “張哥人非常好,我剛來的,他把很多派件任務讓給我了,還教給我很多經驗。”一位公司的新快遞員說,正因為張軍延的無私,他們剛入職收入已經很不錯了。

  事實上,業務量大了的張軍延并沒有忘記自己當初曾經遇到過的困境?吹叫聛淼臉I務員任務少,他就把大量的派件任務讓給了他們,還跟他們說,只要努力了,收入一定會上去,未來也一定是美好的。張軍延的一位同事告訴記者,張軍延每天早上7點就開始打開手機和電腦,處理異常單。約10點時,開始裝貨送貨,聯系客戶,規劃派送路線。收貨要持續到晚上7、8點,再加上打包、裝車,一般要忙到晚上12點才能下班,天天如此。

  “我只有拼命拓展新客戶來彌補,他們剛來也不容易,必須給他們機會,多掙錢,然后像我一樣收入高起來。”憨厚的張軍延對紫牛新聞記者說,他并不介意派件業務被同事們“瓜分”。

  其實好的生活都是自己奮斗出來的,他說:“我愿意為自己的夢想加班加點,因為每次看到銀行信息提醒的工資收入,所有的苦累都會煙消云散。”張軍延說,看似那些店鋪下班他也下班了,事實上,更多的工作是在收貨后開始的,比如打包、裝車……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如果有一天休息了,我可能就會丟掉一個兩個客戶,最終夢想也只會是空想。”張軍延說,他的忙碌是為自己和家人。

  最愧疚的是家人

  夢想年收入百萬后接孩子到東莞上學

  而說到家人,張軍延說,自己苦點累點不算什么,就是對不起家人。

  他清楚地記得,2018年雙十一期間,他收到的貨件堆積如山,早上7點就出門去取貨,路上接到妻子生病的信息。因為答應客戶要及時發出貨件,他只能讓妻子獨自一人去醫院,準備等自己忙完再去陪她。而體貼的妻子在醫院掛水時,給他發短信,讓他安心工作,她沒事了。

  

 

  如今的張軍延,妻子也跟他一起做起了快遞員,他們在東莞租了一室一廳的房子,房子里擺了一張大大的孩子們的照片。他說,經常會在晚上孩子休息前跟他們通電話,那是他們夫妻最幸福的時刻。

  “你問我今年收入會有多少,應該不會少吧,其實我更想年薪超過百萬元。如果真能那樣的話,我們到時就可以把兩個孩子接到身邊來,讓他們在東莞上學。”張軍延滿懷希望地說,其實他還希望,在2020年總結今年的成績時,自己和妻子兩個人能一起上臺,拿下10萬元的年終獎。

----分隔線----東方都市網----分隔線----投稿:975981118@qq.com 歡迎投稿
東方都市網,上海東方都市網,,東方都市網,財經頻道站http://www.marocmaths.com

免責聲明:

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并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網立場。 對本文內容、觀點保持中立,不對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

相關文章
  • 重慶五洲世紀集團向重慶市城口縣捐贈110萬元

    重慶五洲世紀集團向重慶市城口縣捐贈110萬元

    2018-08-22 09:52

網友點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