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江西金達萊毛利率60%以上?成為投資者關注的焦點

字號+ 作者:都市在線 來源:未知 2019-05-04 09:26 我要評論( )

IPO曾被否,再闖科創板 科創板首家環保企業金達萊應收賬款高居不下 秦梟,吳可仲 作為擬登陸科創板的首家生態保護和環境治理企業,江西金達萊環保股份有限公司(

  IPO曾被否,再闖科創板

  科創板首家環保企業金達萊應收賬款高居不下

  秦梟,吳可仲

  作為擬登陸科創板的首家生態保護和環境治理企業,江西金達萊環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西金達萊”)于近日向上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請。其招股說明書顯示,擬募集資金10.09億元,用于研發中心建設項目、運營中心項目以及其他與主營業務相關的營運資金項目和補充流動資金項目。與此同時,江西金達萊也是首家擬登陸科創板的江西企業。

  頭頂多個“第一”的江西金達萊,自然也吸引了資本市場的目光,其異于同行業的毛利率、高居不下的應收賬款等問題,成為投資者關注的焦點。

  《中國經營報》記者就相關問題致電致函江西金達萊,截至發稿,尚未回復。

  多次嘗試登陸資本市場

  江西金達萊,成立于2004年,是一家專業從事水環境治理先進技術裝備研發與應用的綜合服務商,為客戶提供新型水污染治理技術裝備、水環境整體解決方案以及水污染治理項目運營。公司目前也是國內村鎮污水治理細分市場的領跑企業。截至目前,江西金達萊是科創板申請獲受理企業中首家生態保護和環境治理企業。

  其股權結構顯示,江西金達萊實控人為廖志民,其與妻子共持有江西金達萊65.69%的股份。此外,前十大股東中,唯一的機構投資者是A股主板上市公司、汽車用鉛酸蓄電池龍頭駱駝股份(12.530, 0.30,2.45%),于2014年掛牌當年入股,按照此次金達萊融資估值40.3億元計算,駱駝股份持有市值約1.89億元的股份。

  實際上,此次登陸科創板,已不是金達萊第一次準備上市,10余年前,即2008年,另一個“金達萊”——深圳市金達萊環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圳金達萊”)在上市過程中被否,被否時江西金達萊只是深圳金達萊的一個全資子公司。而被否的理由則是沒有融資的必要性。

  上市夢碎后,金達萊并沒有放棄對資本市場的追求,2011年,深圳金達萊將全部股權轉讓給彼時江西金達萊的實際控制人廖志民夫婦。2013年,深圳金達萊為了消除同業競爭,變更經營范圍,不再從事環保類業務。

  輾轉騰挪,終于2014年6月5日,江西金達萊掛牌新三板,且目前尚在掛牌中。借助新三板的融資功能,江西金達萊2014年融資1.3億元,2017年環保行業爆發之際再融資1.806億元加注污水處理業務。并再次計劃主板上市,同年10月進入輔導期。此次登陸科創板,是其最新的資本化戰略。

  2019年3月2日凌晨,科創板規則落地,3月4日晚間江西金達萊便發布公告表明擬登陸科創板,成為科創板規則落地后公開表態嘗試科創板的企業之一。

  4月10日公司通過了江西證監局的上市輔導驗收。4月15日晚間,科創板上市申請獲得了上交所的受理。

  截至目前,江西金達萊的科創板之路已進入問詢階段。

  毛利率60%以上

  江西金達萊選擇的具體上市標準為:預計市值不低于10億元,最近兩年凈利潤均為正且累計凈利潤不低于5000萬元;或者預計市值不低于10億元,最近一年凈利潤為正且營業收入不低于1億元。其募集資金擬用于研發中心建設項目、運營中心項目以及其他與主營業務相關的營運資金項目和補充流動資金。

  一位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環保行業屬于典型的政策推動行業,尤其是水處理行業具有明顯的市政公用屬性。在2015年“水十條”政策落地后,催生了一批從事水治理的企業。

  據其招股書顯示,2012年至2018年期間,江西金達萊的營收從1.45億元增長到了71.4億元,復合增長率高達30.47%。2016~2018年,江西金達萊分別實現營業收入2.7億元、4.84億元和7.14億元,同期凈利潤分別為0.85億元、1.5億元和2.3億元。

  不過,江西金達萊的業績在2016年出現大幅度下滑,主要指標均出現下降。報告期內實現營業收入2億元,較2015年同期下降60.73%;實現營業利潤0.39億元,較2015年同期下降83.19%;實現利潤總額0.51億元,較2015年同期下降79.17%;實現凈利潤0.43億元,較2015年同期下降79.41%。

  江西金達萊表示,2016年,初試污水處理PPP模式,成立了六家 PPP公司。而公司尚在適應階段,對PPP項目采取的是“謹慎性原則”,PPP類項目有限;并且2016年以前公司均以政府采購型設備銷售為主,恰逢2016年為各級政府換屆,政府采購流程放緩,導致公司營業收入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

  上述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2017年國家出臺相關規范性文件,對PPP項目進行規范。其中,明確提出地方政府“不得以政府換屆、領導人員更替等理由違約毀約,因違約毀約侵犯合法權益的,要承擔法律和經濟責任”。

  但在此之前,由于PPP模式剛開始推廣,市場容量、收費機制、排他性機制等不明確,政府付費也存在著政府的換屆和信用等因素,導致合作出現問題。

  與波動幅度較大的營業收入相比,2015年以來,江西金達萊的毛利率穩定保持在60%以上,遠高于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

  此類表現也引起了監管層的關注,股轉公司曾針對江西金達萊2017年年報對其進行問詢,要求其結合同行業和可比公司數據,說明公司成套設備銷售和整體解決方案收入毛利率上升的合理性。

  對此金達萊的回復表示,因其核心產品技術水平含量較高,競爭力較強,市場需求度高,具備較強議價能力,且公司成套設備的銷售具有高附加值,毛利率也相對較高。

  應收賬款回款趨緩

  雖然江西金達萊通過核心技術帶來了較強的議價能力,但是在客戶面前的話語權卻不盡如人意。其財務數據顯示,江西金達萊近年來應收賬款增加明顯,甚至超過了當年的營業收入。

  2014年,江西金達萊的應收賬款與營收的比值只有42.28%,2016~2018年,金達萊應收賬款賬面余額分別為4.9億元、6.2億元、7.4億元,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157.5%、107.2%、86.3%。2016年和2017年遠遠超過了當期的營業收入。

  其中,政府及其平臺公司、央企、國企等客戶,合計占應收賬款比例分別為74.08%、75.13%、78.88%。

  對此,金達萊表示,由于公司政府客戶多為縣、鎮政府單位,地方財政緊張,可支配的財政預算與環保支出不匹配,需要較長時間籌措,加之內部審批流程較長,導致回款較慢。

  上述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水處理行業市場化程度較低,多采用PPP模式開展業務,一些參與PPP項目的投資者在與政府合作中往往處于弱勢地位,而且,企業因在乎與政府關系,會影響到期拿單能力,而且許多企業認為地方政府有財政的支持,大大地放寬了信用政策。但從2018年以來,許多環保企業因回款速度慢,導致債務問題頻繁爆雷,陷入其中久久不能解脫,甚至破產的情況屢見不鮮。

  事實上,金達萊已經對應收賬款進行了大額計提。審計報告顯示,2018年底,金達萊應收賬款賬面余額為7.4億元,壞賬準備金額為1.23億元,占全年凈利潤的52.86%。2018年,金達萊實際核銷了14筆應收賬款,共計2084.98萬元。

  除此之外,江西金達萊還涉及多項訴訟或仲裁事項,其中不乏涉及應收賬款的收回。

  江西金達萊表示,公司采用經與客戶雙方確認的設備安裝調試完成確認單進行收入時點的確認,收款期較長的客觀原因為較大金額銷售對象多為各省鄉鎮一級政府,而政府財政支付審批手續一般周期較長。

  責任編輯:李鋒

----分隔線----東方都市網----分隔線----投稿:975981118@qq.com 歡迎投稿
東方都市網,上海東方都市網,,東方都市網,財經頻道站http://www.marocmaths.com

免責聲明:

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并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網立場。 對本文內容、觀點保持中立,不對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

相關文章
  • “百元股”德方納米上市募資狂降6億 毛利率連降三年

    “百元股”德方納米上市募資狂降6億 毛利率連降三年

    2019-04-25 14:07

  • 江西證監局聯合上交所等舉辦科創板上市培訓會

    江西證監局聯合上交所等舉辦科創板上市培訓會

    2019-04-23 13:35

  • 婺源民宿美,方氏姐妹花

    婺源民宿美,方氏姐妹花

    2019-04-17 12:31

  • 上交所受理佰仁醫療、金達萊環保的科創板上市申請

    上交所受理佰仁醫療、金達萊環保的科創板上市申請

    2019-04-15 18:37

網友點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