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假酒黑幕:散裝白酒4步變身小瓶名酒 酒瓶來自廢品站

字號+ 作者:都市在線 來源:未知 2019-05-08 16:02 我要評論( )

假酒黑幕:散裝白酒4步變身小瓶名酒,酒瓶來自廢品站 紅星新聞 在村上的一假酒作坊內上一星期班后,四川女子賈佳就學到了制假酒的技術和工序,隨即,她就選擇自

  假酒黑幕:散裝白酒4步“變身”小瓶名酒,酒瓶來自廢品站

  紅星新聞

  在村上的一假酒作坊內上一星期班后,四川女子賈佳就學到了制假酒的技術和工序,隨即,她就選擇自立門戶:自己抓生產,丈夫管采購和銷售。利用舊空瓶子造假酒,只需4個步驟,一兩元一斤的散裝白酒就搖身變成了“小郎酒”、“江小白”、“瀘州老窖(71.220, -1.10, -1.52%)二曲”等,每瓶成本不到1.5元。

  5月7日,紅星新聞記者從四川省眉山市東坡區公安分局獲悉,該局破獲“1.16”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案,抓獲犯罪嫌疑人18人,摧毀制、銷假窩點3個,扣押品牌假酒900件、散裝白酒3噸,并扣押制假機具8臺,假酒標識3萬余枚。

  紅星新聞梳理其造假鏈發現,賈佳的窩點是其中之一,三個窩點均以相差無幾的手法造出一瓶瓶“小郎酒”、“江小白”等假酒,并將這些假酒售往湖南、湖北、四川宜賓等地,甚至直接送上了燒烤攤及鄉下酒席的餐桌。

  

 

  造假酒窩點 警方供圖

  女子一星期學會造假酒 丈夫負責采購銷售

  如果不是在假酒坊內的經歷,這個五一節,47歲的賈佳至少還能和家人一起共度假期,如今,2019年4月,因為制造假酒,她和丈夫等人被東坡警方抓獲。

  小學畢業后外出務工的她在2018年8月接觸到了假酒行業,當時,她在同村老陳的假酒作坊上了一個星期的班,就學到了制造假酒的技術和工序。

  并不復雜的技術和工序,加上比較可觀的利潤,很快就將沒有正式工作、經濟上比較拮據的賈佳夫婦的心抓住。

  2019年2月11日,賈佳找到親戚阿芬,租用其鄉下的房屋,僅僅用了兩天時間,就完成了采購原料和招募工人。

  在賈佳所在的鎮上,造假酒已非公開的秘密。在招募工人時,賈佳選擇招本地人,并告訴他們是來裝酒的,工人們心知肚明,賈佳也認為,自己做假酒,本地人知道了不會外傳。

  很快,一切就緒,賈佳主要負責生產和管理及望風,賈佳老公負責原材料采購和銷售運輸等,一兩元一斤的散裝白酒在這個出租屋內,搖身變成了“小郎酒”、“江小白”、“瀘州老窖二曲”等,售往省內外等地。

  雖然在生產過程中,賈佳多次給工人強調:如果遇到警察或者聽到屋外有很大的狗叫聲及吵鬧聲,就要跑到屋后門的位置躲起來。

  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4月2日,突然出現的東坡警方,將出租屋內正在生產的賈佳等人擋獲。

  

 

  一名造假者在衛生狀況堪憂的造假酒窩點 警方供圖

  弟弟售假被抓哥哥接力 弟妹妻子齊上陣造假

  就在賈佳被四川東坡警方擋獲的同一天,遠在百里之外的張波及妻子、弟妹等人也正在埋頭造酒,突然一聲巨響,出租屋的房屋被東坡警方打開,張波等人贓俱獲。

  弟弟張亮被抓的情形,一下閃過腦海。

  2017年,張波得知弟弟張亮在銷售假酒,他和妻子還去勸過弟弟自首,但張亮并未聽話,2018年下半年張亮因銷售假酒被抓。

  弟弟被抓,原本該吸取教訓,但34歲的張波卻發現,弟弟被抓后,有個手機還在家里,手機上,有弟弟的一些客戶聯系方式。

  鑒于弟妹、妻姐等人沒有收入,張波與幾人開始商量制造假的“小郎酒”及“江小白”酒。

  一開始,張波既要負責技術,又要負責銷售,后來,幾人分工,張波負責采購銷售,妻子負責生產等,弟妹等人負責接單、財務等。

  利用張亮手機上的客戶等,張波將生產出來的假“小郎酒”及“江小白”酒售往四川宜賓、涼山及海南、湖北等地。

  自知制假犯法,張波等人不敢明目張膽銷售,大多通過微信發物流,基本上采用貨到付款的方式,遇到一些不付款的,張波也不敢聲張。

  有一次,張波給四川涼山州的一位客戶發了350件貨,有了200件的錢,有150件酒錢對方不予支付,張波幾番催討,被對方拉黑,張波也無可奈何。

  不過盡管如此,造假利潤依舊可觀,張波自稱,從2018年年底到被抓獲,大約賺了3萬元。

  

 

  四川眉山市東坡區公安分局民警在造假酒窩點搬運機器 警方供圖

  起底造假鏈:

  制造假酒作坊 四步造出假酒

  被抓獲后,賈佳后悔不已,不止一次地表示,要是當初不去村里老陳的假酒坊,或許就不會有今天這個下場。

  但在民警看來,即便沒有賈佳沒有走進老陳這個假酒坊,她或許還會走進其他的假酒坊學習。

  因為在當地,制造假酒的作坊不少,造假酒的各個環節都應有盡有:生產散裝酒的,生產包裝的。辦案民警透露,“這個地方造假蔚然成風,公安機關多次從該鎮上抓到造假、售假者,有點類似沿海的假煙村什么的。”

  紅星新聞記者梳理發現,在此次東坡警方擋獲的假酒案中,散酒、及包裝甚至瓶蓋等大多都來自當地,有了這些,一般而言,只需要四步,就能造出假酒。

  瓶子來自于廢品站 每瓶成本不到3元

  除了上手快,利潤可觀,也是賈佳、張波等人從事造假的主要原因。在許多餐廳里,一般一瓶100ml的“小郎酒”、“江小白”價格在15至25元。

  而以張波生產的假“小郎酒”為例,一件酒(24瓶)售價在85元左右,每瓶約為3.5元,價格差距可達每瓶20元。

  銷售利潤空間巨大,造假者利潤也不小。

  張波自己算了一筆賬:一件假的“小郎酒”成本約在64元左右,每瓶酒成本不到3元。其中,包裝箱成本約24元,酒瓶成本約15元,人工清洗費約4元,酒成本價約15元,外箱、物流6元左右,這樣一算,一件酒利潤約20元。

  民警介紹,一個十來人假酒窩點的日生產能力上百件假的“小郎酒”,一天的純利潤可達幾千元。

  而賈佳生產的假酒,成本更低。她自稱購買制造假的“小郎酒”、“江小白”等“小酒”的酒每斤1-2元,重新灌裝包裝后,每件(24瓶)賣出的價格是33元左右。折算下來,每瓶酒的售價連1.5元都不到。

  如此低廉的假酒,有何安全性而言?

  川內多名釀酒人表示,一兩元一斤的白酒,毋庸置疑不是糧食酒,多是食用酒精勾兌而成,飲用過量,可致失明、昏迷、呼吸衰竭甚至死亡。

  除了酒本身的安全隱患,還有酒瓶子。在這些案件中,除了造假窩點衛生狀況不堪入目,用于制假的酒瓶來源大多來自廢品收購站。這些從廢品收購站購買來的舊空瓶子沒有消毒,工人們一般只清洗三次,第1次用毛刷和含有洗潔精的水清洗酒瓶外部,第2次用清水和瓶刷清洗瓶身內部,第3次再用清水清洗瓶子,然后就灌裝散裝白酒。

  “你們哪個知道,這些空酒瓶子之前是裝過什么的?”

  民警反問,眾造假酒者一一低頭不語。

  (文中涉案人員系化名)

  責任編輯:陳合群

  文章關鍵詞: 郎酒 假酒 賈佳

----分隔線----東方都市網----分隔線----投稿:975981118@qq.com 歡迎投稿
東方都市網,上海東方都市網,,東方都市網,財經頻道站http://www.marocmaths.com

免責聲明:

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并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網立場。 對本文內容、觀點保持中立,不對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

相關文章
  • 汾酒集團陷假酒風波 曾欲打包生產業務裝入山西汾酒

    汾酒集團陷假酒風波 曾欲打包生產業務裝入山西汾酒

    2019-04-25 18:48

  • 黑幕、盜幣、刷量、回滾,交易所的終局何在?-上海都市網

    黑幕、盜幣、刷量、回滾,交易所的終局何在?-上海都市網

    2018-08-01 11:34

  • 如東京迪士尼樂園大飯店、北海道ClubMed Tomamu滑雪度假村、普吉島Sunwing晴樂灣親子度假酒店、普吉考拉J

    如東京迪士尼樂園大飯店、北海道ClubMed Tomamu滑雪度假村、普吉島Su

    2018-06-13 09:48

網友點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