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畫家、商人與逃犯 深圳百億地塊的套路貸“風聲”

字號+ 作者:都市在線 來源:未知 2019-05-20 15:09 我要評論( )

東莞市劉賀超,潮人集團董事長、國美控股,華人金融總裁趙海龍,畫家、商人與逃犯,畫家、商人與逃犯 深圳百億地塊的套路貸“風聲”

  中國經營報《等深線》記者 黎慧玲 深圳報道

  

中國經營報《等深線》記者  黎慧玲  深圳報道

 

  一宗價值百億元的土地,沉寂24年無法開發。一個出逃5年的逃犯,讓法庭證詞的真偽撲朔迷離。一連串曠日持久的還款官司,令一名畫家出身的深圳地產商的事業幾近崩盤。

  “這些年不露面,老劉給了我不少錢,200萬元不止,老趙那邊去年也拿給我40萬元”。

  被深圳公安通緝的逃犯陳靖,在一段視頻中談到了自己逃亡4年間的經歷。視頻中,這個57歲的中年人看起來很精神,衣冠整齊,完全不像普通人印象中逃犯的樣子。

  《等深線》(ID:depthpaper)記者獲得的視頻及文件資料顯示,由陳靖出面出借給一家開發商款項,引發了曠日持久的官司與糾紛,從而致使深圳寶安區一塊價值百億元的黃金土地擱置多年未能開發。他在視頻中提及的“老劉”和“老趙”,分別為東莞市東城區委前書記劉賀超,潮人集團董事長、國美控股旗下華人金融前執行總裁趙海龍。

  這背后是異常復雜的經濟糾紛!兜壬罹》記者調查發現,在過去17年間,以陳靖為開端,因未能按時歸還劉賀超等人的借款,深圳達菲科技企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圳達菲”)失去了旗下的深圳鳳凰機械城地塊、達利花園等項目。

  深圳達菲方面表示,這期間,債權方還曾有阻止債務人還款、虛增債務、惡意倒手股權及債權等行為,從而致使該地塊的原始主人官司纏身,深圳達菲的實際控制人張雨方2018年10月無奈避走海外,至今未能拿回應有的權利。

  深圳達菲方面嗅到了“套路貸”的味道,于是在2018年底以套路貸報案,目前警方正在調查。

  在視頻資料中,陳靖稱,在被通緝潛逃后,仍在配合劉賀超等人向法院提供偽證,以干擾法院判決,從而進一步獲取利益。

  然而這僅是這個名叫陳靖的人過往經歷的冰山一角。陳靖還是深圳一宗逾22億元非法集資和詐騙案的主要涉案人員。2015年6月9日,深圳寶安警方通報,陳靖等利用深圳金來順集團有限公司等名義向社會高息借款,并以深圳金融融資擔保有限公司、深圳光電產業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圳光電”)做擔保,到期后卻不兌付資金,涉嫌集資詐騙罪。陳靖被警方通緝后出逃至今。

  涉及黑惡性質的套路貸犯罪活動正處于政府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風口浪尖。今年4月9日,全國掃黑辦首次舉行新聞發布會,向社會公開發布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印發的四個關于辦理掃黑除惡案件的意見,包括對辦理“套路貸”刑事案件提出若干問題的意見,明確界定了套路貸的定義、常見犯罪手法和依法嚴懲的方針。

  深圳自1992年原特區全面城市化及2004年全面城市化轉地之后,這座一線城市中最小的繁華都市到今天早已無更多土地可用,長期以來,大多數地產開發商在深圳只能以舊改為業。在此背景下,因套路貸所導致的土地閑置,實際極大地浪費了土地資源。

  政府重拳出擊后,這宗深陷糾紛多年而逾期不得開發的百億元土地或迎來轉機。

  逃犯陳靖

  在現有的工商資料中,陳靖是一個在9家深圳公司擔任法人的商人,這也是2012年他與張雨方初次相識時的面目。

  在認識陳靖之前,張雨方原本是一個小有名氣的畫家,上世紀90年代下海經商,在深圳進入房地產開發領域。1995年,他通過銀行不良資產拍賣,拿下了現位于深圳市寶安區的鳳凰機械城地塊,土地面積33萬平方米。但此后因該地塊周圍涉及機場建設、深圳土地政策調整等多重因素,該項目一直未能入市,經年累月產生了資金問題。

  到2012年,經朋友介紹,張雨方認識了陳靖。彼時的陳靖身兼多家公司的法人,同時還在香港一家上市公司擔任執行董事。在張雨方眼里,陳靖是一個頗有能力的人,而陳靖在聽張雨方介紹了鳳凰機械城土地的困境后,當即聲稱,他可以利用其控制的深圳光電為張雨方提供貸款,協助張雨方解決債務及開發的資金問題。

  這對張雨方來說無疑是雪中送炭;趯﹃惥改芰Φ恼J可,即便在陳靖提出的具體方案中,要求由深圳光電代持項目公司55%股權,同時將另外45%作為質押擔保,并要求每年支付20%利息的苛刻條件后,張雨方仍然選擇了接受,于2012年12月30日簽訂《合作協議》,獲得了深圳光電提供的5.61億元貸款。

  然而讓張雨方沒想到的是,他眼中這個事業有成、雪中送炭的陳靖,后來被證明全是假象。

  根據后來深圳警方的信息披露,真實的陳靖是一個長期從事非法集資、高利放貸等犯罪活動的人。其在擔任深圳金來順和深圳光電法人期間,曾伙同深圳市金融聯融資擔保有限公司法人劉金衛,利用多家關聯公司非法集資超過22億元。他們向公眾宣傳金融聯是人民銀行在深圳組建的電子結算中心,將陳靖包裝成一個人民銀行辦公室前主任的身份,并對外宣稱人民銀行金融結算中心主任肖廣昶在金融聯持有股份,以此騙取公眾信任。

  在2014年之前,陳靖及劉金衛頻繁利用其名下工作作為擔保,以“工商銀行(5.610, 0.04, 0.72%)授信6億”“委托投資理財”“香港上市公司IPO股份代持”“內部籌資放貸”“借款”等虛構名目非法吸取他人存款。

  而陳靖用來包裝自己,以蒙騙張雨方的香港豪宅、多個房地產項目以及上市公司執行董事身份,后來均被認定是其通過非法手段騙取他人信任再轉移到自己名下的。

  陳靖們構筑的騙局最終在2015年被警方戳破,陳靖也因此被公安機關通緝。而據張雨方回憶,陳靖在2015年跑路前曾突然通知張雨方,稱此前的借款是他與一個名叫劉賀超的人共同提供,并將他們之間的所有債權都轉給了劉賀超及謝鈺珉。謝鈺珉或為劉賀超的外甥。

  公開資料顯示,劉賀超曾任東莞市東城區委原書記,2006年離職下海經商。其名下擁有多家公司,并擁有東莞旗峰山鉑爾曼酒店等多處產業。因其敏感的官商身份,其眾多資產均由謝鈺珉及劉賀超的女兒劉曉冰、侄子劉漢權等親屬代為持有。

  直到陳靖被通緝,張雨方才感覺到自己可能遇上了騙子。在2012年與陳靖達成協議,從陳靖控制的深圳光電實際借款5.61億元以后,張雨方于2014年12月之前已經向對方償還了7.4億元借款,早已超過規定利息。

  債權的突然轉移,以及陳靖的跑路,預示著張雨方的麻煩才剛剛開始。此后避走海外的他大概不會想到,陳靖這個已經被警方追討而四處藏匿的逃犯,仍會以其他方式令自己的事業幾近崩盤。

  套路貸風聲

  2015年12月,一個名叫趙端耿的人以5000萬元借款未還為由,將張雨方旗下深圳達菲等眾多公司全部告上法庭,同時查封了項目公司的股權(以下簡稱“深圳中院274號案件”),趙端耿聲稱他當時通過陳靖擔任法人的深圳光電,借了5000萬元給深圳達菲等公司,而對方沒有償還。

  這場突如其來的官司,逐漸顯現出了一張巨大的網,目標直指這位畫家商人手中的多處黃金土地。

  在此后的庭審過程中,趙端耿表示,這筆借款發生在2013年4月,是深圳達菲與陳靖之間5.61億元債務中的一筆。趙端耿聲稱,當時陳靖以自有資金不足以借給張雨方,需要外部融資為由,找到趙端耿、劉賀超、趙海龍、謝鈺珉等人,希望能從他們這里拿錢,再借給張雨方。

  直到此時,張雨方才意識到,陳靖不過是一個靠“放貸”為生的中間人。由于張雨方自2014年12月前已經向陳靖歸還總計7.4億元,深圳達菲當庭提出異議,認為這筆摻雜其中的5000萬元借款實際也已經償還,并提供了打款記錄作為證明。

  根據庭審記錄,趙端耿向法庭提交了一份由深圳光電與另一家名為深圳中銀鵬公司之間簽署的《債權債務處理協議書》,該協議書指明,根據這份協議書所載,中銀鵬公司也欠趙端耿錢,而這筆5000萬元,是由深圳光電替中銀鵬公司償還給趙端耿的。

  其中最關鍵的是,趙端耿還向法院提交了一份由深圳光電法人陳靖親筆出具的《確認函》,陳靖在該函中明確指出,2013年深圳光電轉賬的5000萬元,是替中銀鵬公司向趙端耿還的債,并非償還深圳達菲所借趙端耿的款項。

  深圳達菲副總經理張濤對《等深線》記者表示,這樣一個精妙的“貍貓換太子”游戲讓他徹底懵了,由于陳靖出具的這份關鍵證據,深圳達菲因此而敗訴,需要再次償還趙端耿本息近9000萬元人民幣,同時深圳達菲資產也遭到法院查封。

  陳靖跑路前,原本靠著借款獲得喘息之機的張雨方曾努力推動地塊開發,2013年11月引入一家名為創東方的基金公司展開合作,由于當時項目公司55%的股權仍在深圳光電名下,故在陳靖跑路后,創東方2015年決定終止合作,并要求張雨方一次性償還投資及收益共計約7億元。

  此時,接替陳靖處理債務的劉賀超、謝鈺珉突然找了過來,聲稱可以代替張雨方償還這7億元,但條件是張雨方需要在一年后償還11億元,同時他們還要求張雨方必須簽署一份屬于“讓與擔保”性質的《股權回購協議》,把項目公司99%的股權交由劉賀超、謝鈺珉方面控制的公司進行代持。簽訂此份協議后直至目前,鳳凰機械城的項目公司深圳市美達菲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由澳鑫隆公司持股99%,達菲科技持股1%,公司法人變更為謝鈺珉。

  《等深線》記者獲得的上述《股權回購協議》及其后簽署的《承諾函》顯示,雙方規定,若張雨方不能在2016年3月21日前“回購”股權,則雙方可以利用項目公司股權向正規金融機構融資來償還劉賀超、謝鈺珉方面的債務。

  然而,就在深圳達菲積極與多家金融機構洽談融資方案的關鍵時期,項目公司股權卻在2015年12月28日因深圳中院274號案件被查封。據張雨方回憶,股權被查封后的第一時間,劉賀超、謝鈺珉方面對他大加指責,聲稱因項目公司股權被查封,導致其不能按期收回資金產生巨額損失,要求單方處置項目公司股權以彌補其損失。

  張濤表示,深圳達菲之所以欠下這7億元債務,正是由于陳靖跑路后,接替陳靖掌管項目公司股權的劉賀超、謝鈺珉方面一直不配合辦理土地手續,致使創東方方面認為合作失去意義,從而提出提前終止合作并收回資金。此時,主動提出可以替張雨方解決償還創東方資金的,同樣還是劉賀超和謝鈺珉,再結合2015年12月28日發生的深圳中院274號案件,此時的張雨方終于徹底明白——他認為,自己早已跌入了一個精心編織的套路貸騙局。

  中銀鵬公司因而成為深圳中院274號案件的關鍵一方。中銀鵬公司方面向《等深線》記者明確表示,2013年沒有向深圳光電償還過5000萬元,陳靖所稱“5000萬是替中銀鵬公司向趙端耿還債”是虛假證據。趙端耿在2014年10月17日曾與中銀鵬公司簽署了《債權轉讓協議》,雙方已將1.18億元債務全部轉讓給了他人。中銀鵬公司方面強調,直到2014年10月17日之前,從沒有向趙端耿清償任何債務。

  陳靖與劉賀超、趙端耿等人早年便已相識。在《等深線》記者獲得的上述視頻中,陳靖坦言,2015年那場5000萬元債務的官司,就是他故意為趙端耿提供了證據,目的就是為了幫劉賀超和趙海龍搞垮張雨方的融資計劃。而陳靖通過配合劉賀超向法院提供偽證,則獲得了200余萬元報酬。

  此后的事實證明,劉賀超、謝鈺珉方面以深圳中院274號案件作為阻卻張雨方融資還款的計劃是成功的——2016年12月6日,張雨方與劉賀超、謝鈺珉方面簽署了一份《和解協議》,根據該協議,深圳達菲總計需要償還的債務在6年間已經暴漲至22.68億元之多。

  背負了巨額高息債務后,深圳達菲繼續推進項目開發,向信達深圳分公司進行融資,信達深圳分公司也高效地向北京總部提出了立項申請并于2016年2月4日取得了立項批復,同意以項目公司股權作為融資工具提供18億元的綜合金融服務方案。張濤原以為,滿足了劉賀超、謝鈺珉方面的超高利息訴求之后,會獲得相應的配合,但因為項目公司控制在劉賀超、謝鈺珉手中,張濤沒有等來預想的結果。

  2017年3月8日,劉賀超、謝鈺珉及其關聯方鄭瑞典等為擴大項目公司債務,利用掌管的項目公司公章簽署了4億元之巨的借款擔保合同,2017年8月8日在廣東汕尾仲裁委員會進行仲裁,裁決項目公司對潮人盛世公司人民幣4億元本息承擔連帶清償責任。之后,潮人盛世公司向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對項目公司強制執行。

  在制造項目公司對潮人盛世公司巨額負債的同時,劉賀超、謝鈺珉還將“讓與擔保”的權益也悄悄地轉給潮人盛世公司!兜壬罹》記者獲得的一份《權益轉讓協議》顯示,劉賀超、謝鈺珉已經在2017年3月8日將澳鑫隆公司和澳鑫隆公司持有的項目公司(深圳市美達菲投資發展有限公司)99%股權等轉給了潮人盛世公司,將項目作價27億元 。

  深圳達菲方面稱,劉賀超、謝鈺珉其實在向張雨方要賬的同時,又將權益象征性地賣給了潮人盛世公司,27億元的轉讓價潮人投資實際支付了6億元,此舉的目的就是阻卻張雨方還款。

  一名執業律師對《等深線》記者分析稱,從法律層面上來講,讓與擔保提供的是財產擔保,股權歸屬仍為債務人,債權人僅在名義上持有股權而無處置權。按最高法對民間借貸的規定,股權處置應該以市場公允價格進行市場拍賣,將名義股權視為己有而擅自處置股權,侵犯了股權實際所有人的權益,是違法行為。

  工商資料顯示,潮人盛世公司是一家以投資管理、受托資產管理為主業的公司,控股股東為深圳潮商置富投資控股有限公司。該公司此前曾與國美控股合作,打造了一個名為“華人金融”的P2P平臺。這一系列公司的主要高管和負責人之一,正是此前在趙端耿案中被提及,同樣與陳靖有借貸關系的趙海龍。據《等深線》記者了解,潮人投資支付的6億元,其中一部分來自于趙海龍挪用國美旗下的“華人金融”平臺的資金。2019年1月,華人金融集團在官網聲明:“2018年7月解除其本人(趙海龍)在我集團公司的一切職務。”

  至此,土地開發遙遙無期,債務卻在滾雪球似的上漲。張濤稱,劉賀超、謝鈺珉和趙海龍在訴訟期間多次告知他們:“你們省高院的1號案、141號案和中院274號案不用打了,我們跟法院關系很熟,打下去你們穩輸,不如把兩個項目低價給我們。”

  整起事件中,劉賀超、謝鈺珉等在紛繁復雜的網絡中融入了高度專業的技術障礙。謝鈺珉持有項目公司股權的方式是,謝鈺珉先持有一家叫澳鑫隆公司100%的股權,再通過澳鑫隆公司持有項目公司99%的股權。2016年3月,謝鈺珉就澳鑫隆公司100%的股權轉讓事宜與鄭瑞典簽署了所謂的《股權轉讓協議》并辦理了工商變更登記,深圳達菲方面察覺后立即訴請深圳市寶安區人民法院判決該轉讓行為無效。

  然而,劉賀超、謝鈺珉拿出一份轉讓價格為10億元的《補充協議》,深圳市寶安區法院隨即向深圳達菲發出補繳訴訟費通知書,僅補繳訴訟費一項就高達500萬元。張濤對此質疑:“也許他們明天再變出一份100億元的協議,法院還要讓我按照100億元補繳訴訟費嗎?”

  2016年,深圳達菲對謝鈺珉提起訴訟,因涉案標的過大,此案件已經從深圳中院移交至廣東省高院審理。深圳達菲的訴求是,在償還合法債務的情況下,對方必須返還項目公司的股權。

  截至記者發稿,劉賀超以“在國外”為由,未回復《等深線》記者的相關提問。

  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四部門的官方表述里,“套路貸”是對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假借民間借貸之名,誘使或迫使被害人簽訂“借貸”或變相“借貸”“抵押”“擔保”等相關協議,通過虛增借貸金額、惡意制造違約、肆意認定違約、毀匿還款證據等方式形成虛假債權債務,并借助訴訟、仲裁、公證或者采用暴力、威脅以及其他手段非法占有被害人財物的相關違法犯罪活動。

  一位對民間借貸及股權糾紛案件經驗豐富的律師表示,官方出臺針對“套路貸”的若干意見,為他們代理此類案件提供了有力的法律支撐。此案件中,如果劉賀超、謝鈺珉、陳靖等人明顯出于非法占有機械城地塊的目的,在簽訂、履行借貸協議過程中實施存在虛增借貸金額,制造5000萬元虛假債務等行為,是套路貸的典型做法。若花錢指使逃犯陳靖作偽證直接干擾廣東省高院的案件的行為屬實,將涉及犯罪。

  深圳達菲提供的資料及報案證據顯示,2016年4月1日和2017年4月13日,不明身份人員闖入深圳達菲海外裝飾大廈 6樓的辦公室,暴力打砸辦公場地,拘禁公司管理人員,致使深圳達菲的員工紛紛離職,生產經營活動陷于停頓。2017年2月28日和12月12日,20余人多次出現在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深圳市前海人民法院門外,試圖恐嚇張雨方的代表律師,“影響”院內正在進行的庭審,達到干擾司法審判的目的。

  而布下這張繁雜網絡的劉賀超、謝鈺珉、趙海龍和逃犯陳靖等人,依舊時常在富麗堂皇的東莞旗峰山鉑爾曼酒店會面,享受酒店VIP待遇的陳靖是劉賀超等人桌上的貴賓。

  

 

  從1995年至今,鳳凰城地塊并未被開發,現在這里是一個大型機械交易市場。 《等深線》記者 黎慧玲 攝影

  在深圳寶安機場以北7公里的地方,《等深線》記者見到的是一個擺放了眾多大型土地機的忙碌的交易市場。從1995年時的荒地,機械城周邊現在已經發展得相當成熟,緊臨著的一個碧桂園新樓盤,每平方米售價45000元。即使在當地人眼中,鳳凰城過去多年也不過是個大型機械交易市場。因為這樣一場復雜曲折的糾紛,它實際已經沉睡了整整24年,如今仍然在等待著命運的判決。

  責任編輯:霍琦

  東莞市劉賀超,潮人集團董事長、國美控股,華人金融總裁趙海龍,畫家、商人與逃犯

  中國糖酒新聞網:http://www.tangjiuw.cn/zonghexinwen/2019-05-20/639.html

----分隔線----東方都市網----分隔線----投稿:975981118@qq.com 歡迎投稿
東方都市網,上海東方都市網,,東方都市網,財經頻道站http://www.marocmaths.com

免責聲明:

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并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網立場。 對本文內容、觀點保持中立,不對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

相關文章
網友點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