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神州企業家折兵吉林:參與泛亞重整 投資款卻成代償款

字號+ 作者:都市在線 來源:未知 2019-05-20 16:32 我要評論( )

泛亞信托重整,神州企業家,泛亞信托重生,吉林泛亞信托重整,泛亞信托投資擱淺,神州企業家折兵吉林:參與泛亞重整 投資款卻成代償款

  參與泛亞信托重整 投資款卻成代償款 神州企業家折兵吉林

  “吉林省謀劃泛亞信托重生”的消息已過去五年,一切依舊迷霧重重。圖片來自網絡截圖

  去年4月迄今一年有余,各路媒體都沒有更新的關于吉林泛亞信托重整的信息放出。一切依舊迷霧重重。

  泛亞信托2006年被停業整頓,2010年進入破產程序。因其保有稀缺的信托牌照,引來多股資本力量競爭,除了億利集團,還包括神州企業家俱樂部(以下簡稱“神州企業家”)等等。

  據《財經》雜志去年4月份報道,2018年3月30日,泛亞信托舉行第六次債權人會議,因股東、債權人和重整方未達成一致,重整再次停滯。

  此前,與股東范日旭合作的神州企業家一度成為矚目角色。神州企業家是中國具有相當實力和影響的企業家們自發組建的合作平臺。目前已有121位資產規模從50億到超千億的企業家會員,這些企業家擁有的資產總規模達到兩萬多億元。

  參與泛亞信托重整,神州企業家曾雄心勃勃,但最終不得其門而入。不久前,記者向神州企業家相關當事人了解往事,才得其并未全身而退,尚有兩個多億投資擱淺吉林。

  相關當事人介紹,2017年初,神州企業家多家會員企業以收購原股東股權方式參與重組,在投入2.4億元后,卻被擋在重組大門之外,被認定為“案外人”。更令神州企業家不解的是,其投資的巨額資金變成了“代人受過”的執行款。

  吉林泛亞信托重組多年未果

  泛亞信托前身為農行長春信托,由1986年設立的中國農業銀行(3.650, 0.04, 1.11%)長春市信托投資公司改制形成。1995年,昔日的“東北首富”范日旭通過多家公司的股權運作掌控泛亞信托。2006年10月,因泛亞信托違法違規經營,中國銀監會責令其停業整頓,由銀監會委托東方資產管理公司組成停業整頓工作組。2007年,范日旭也因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欺詐發行債券、虛報注冊資本等罪被判處無期徒刑,后二審改判十年。

  2006年泛亞信托被責令停業整頓時,泛亞信托已經嚴重資不抵債。2010年5月17日,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民事決定書,受理破產申請,裁定確認五家債權人共計5.94億元的債權。泛亞信托進入破產重組程序。

  但重組久拖不決。

  2012年8月,億利集團與吉林省政府簽署《泛亞信托重組協議書》,擬重整后控股泛亞信托,注冊資本金定為50億元,但重組并沒有實質性進展。

  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在泛亞信托破產重組過程中,一直是政府和四家債權人主導,股東一度被排除在重整程序之外。而范日旭股東方希望通過關聯公司申報債權、以股東身份申請破產重組等方式,拿回重整話語權,但通過關聯公司申報債權沒有受到政府認同。

  神州企業家與泛亞信托股東簽訂重整協議

  2017年3月8日,神州企業家為收購泛亞信托股權并參與破產重整,與泛亞信托股東達成《泛亞信托重整暨股權轉讓協議》。同時,將此《框架協議》報送吉林省泛亞信托改革與重整領導小組、破產管理人、長春市中院等相關部門。

  泛亞信托股東之所以與神州企業家達成重整協議,有分析指出,之前億利集團提出的《重整計劃》未能與股東達成一致,同時,《重整計劃》并未按照監管部門的要求合理安排股權架構,存在一股獨大問題,這將使泛亞信托無法通過監管部門的審批,而引進的新重整方(神州企業家)既能保證原股東的利益,又能有效解決上述問題。

  據了解,2017年,神州企業家曾派出大型企業家代表團對吉林省實地考察。期間,俱樂部企業家們決定以投資吉林泛亞信托投資公司作為切入點,充分運用信托獨特的功能和優勢,促進產業資本和金融資本深度融合,為吉林省地方企業提供全方位、一攬子的金融服務。同時,引進涉及煤改電、新能源汽車、生物制藥、現代農業、新型綠色建材等各行業的多家上市公司和大型企業來吉林省投資興業,為推動吉林省區域經濟發展和產業整合升級,做出應有的貢獻。

  然而,神州企業家在吉林的第一個投資項目卻遭遇挫折。

  2017年5月9日,長春中院向泛亞信托三個股東及實際控制人范日旭發出《選擇拍賣機構通知》,計劃拍賣泛亞信托三個股東欠繳的約1.8 億注冊資本金所對應的60%股權。

  2017 年5 月12 日,為確!犊蚣軈f議》項下的合同利益,保障神州俱樂部會員企業成為泛亞信托新股東參與重整,神州俱樂部按照長春中院給出的賬號匯入人民幣約2.4億元。上述資金用于補足泛亞信托部分股東欠繳的注冊資本,并支付了遲延履行利息以及案件受理費等全部費用。

  同時,神州企業家還向吉林省政府、監管部門、破產管理人及法院呈報了《神州企業家俱樂部有限責任公司關于補繳吉林泛亞信托投資有限責任公司注冊資本金等相關事項的說明》,說明了《框架協議》的主要內容,2.4億元支付的背景、前提和目的,以及重整計劃。

  2017年6月1日,長春市中院作出(2015)長執字第515號《執行裁定書》,解除上述60%股權的凍結。

  2017年6月2日,泛亞信托改革重整領導小組作出啟動破產重整程序的決定。

  業內人士指出,資產、債務雙歸零是重整成功的要件,神州企業家補足注冊資本金的行為和長春市中院解凍股權的裁定,為順利啟動破產重整程序提供了必要的保障和支持。

  2017年8月25日,神州企業家向破產管理人遞交了詳細的《重整計劃書》。以此同時,神州企業家向泛亞信托破產重整領導小組遞交引進新重整方的《推薦函》,表達了參與重整的愿望和決心,并推薦了幾家有實力、有資質的公司作為本次泛亞信托破產重整的重整方。泛亞信托5家原股東也向重整領導小組發出《建議函》,希望由神州企業家對泛亞信托進行重整。

  之后,神州企業家又多次以致函和面議的方式同破產管理人、省金融辦和長春市中院等有關部門溝通,希望他們支持神州企業家作為泛亞信托新股東參與推動泛亞信托重整。

  但神州企業家的股東地位和重整方資格并未得到吉林省金融辦等相關部門認可。

  當事人介紹說,神州企業家被排斥在泛亞信托重整工作之外。之后,神州企業家向吉林省主要領導反映參與重整被排斥,投入資金又不予退還的情況,得到重視并轉破產管理人。破產管理人在相關復函中稱,從未排斥神州企業家方參與泛亞信托破產重整工作。但當事人稱,事實上,有關部門既不確定神州企業家的股東身份,也不讓神州企業家參與重整工作。神州企業家也曾多次向重整領導小組、破產管理人及長春中院提出申請,要求認同其出資人地位和重整方資格,支持其作為出資人出席泛亞信托債權人會議,但始終未能參加債權人會議。

  不過,據知情人士透露,2017年11月22日,第五次債權人會議對神州企業家和億利集團分別提出的兩個重整方案進行了表決。會議紀要顯示,三大債權人以“省金融辦推薦”等為由選擇了億利集團的方案。

  2018年3月30日,第六次債權人會議議程原本計劃對億利集團的重整方案進行表決,最終因股東方反對,沒有進入表決程序,重整工作再次停滯。

  投資款變成了代人還債的執行款

  鑒于無法參與泛亞信托的重整工作,神州企業家表示,尊重債權人會議的決定,決定退出泛亞信托的重整及合作,并要求退回相關投資款。

  2018年8月14日,神州企業家致函破產管理人、吉林省金融辦、長春市中院,提出退出重整,并要求盡快退還已支付的投資款。

  但破產管理人在回復中稱,所支付的款項系在長春中院處理泛亞信托民事案件執行過程中,代民事案件的被執行人支付的債務款項,成為債務的一部分,只能在重整后給與“補償”。

  投資款竟然變成了代人還債款,這讓神州企業家無法接受。

  “根據《框架協議》,我方是泛亞信托的股權收購方,人民幣2.4億元是出資而非代為還債。事實上,我方是在長春中級法院計劃拍賣泛亞信托股權的背景下支付的,也正是在履行《框架協議》約定的出資義務,應該依法獲得泛亞信托股權,并以出資人身份參與泛亞信托重組。”

  當事人稱,2017年12月8日,吉林省金融辦及重整領導小組還對此進行了問詢,《詢問筆錄》明確記錄了神州企業家代繳泛亞信托注冊資本的目的和前提是成為泛亞信托新股東并參與重整工作的內容。

  有法律專家表示,相關機構既不讓神州企業家參與重整,又不退還投資款,是對投資資金的違法侵占,已構成對企業合法權益的嚴重侵害。

  據悉,2018年2月28日,在破產管理人向法院提交以億利集團為重整方的《重整計劃》中,對神州企業家投入的兩億多元注冊資本金提出了解決方案,稱將由億利集團在重整完成后全額“補償”退回。

  對這樣的解決方案,神州企業家至今表示無法理解,也無法接受。明明是投資收購股權的資金,卻成了“代人受過”的代償款,“怕了,我們算是體驗了這里的投資環境!”

  責任編輯:陳志杰

  泛亞信托重整,神州企業家,泛亞信托重生,吉林泛亞信托重整,泛亞信托投資擱淺

  中國糖酒新聞網:http://www.tangjiuw.cn/zonghexinwen/2019-05-20/647.html

----分隔線----東方都市網----分隔線----投稿:975981118@qq.com 歡迎投稿
東方都市網,上海東方都市網,,東方都市網,財經頻道站http://www.marocmaths.com

免責聲明:

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并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網立場。 對本文內容、觀點保持中立,不對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

相關文章
網友點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