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暴風TV遣散背后:業務雖在持續 但債務重壓前路迷茫

字號+ 作者:都市在線 來源:未知 2019-05-23 11:12 我要評論( )

暴風TV遣散背后:業務雖在持續 但債務重壓前路迷茫 陸柯言 記者 | 陸柯言 暴風集團(7.260, -0.09, -1.22%)陷入了一場持久的風暴。 近日,有 媒體 報道稱,暴風T

  暴風TV遣散背后:業務雖在持續 但債務重壓前路迷茫

  

行情圖

 

  陸柯言

  記者 | 陸柯言

  暴風集團(7.260, -0.09, -1.22%)陷入了一場持久的風暴。

  近日,有媒體報道稱,暴風TV向員工正式發出了“遣散”通知。消息稱,由于融資進度問題,公司決定遣散所有員工。多名暴風TV城市經理也向界面新聞記者證實,暴風TV在全國范圍內的22個大區目前都已接到員工遣散通知。

  暴風TV并未向界面新聞記者回應深圳公司是否仍然存續,但據記者了解,暴風TV沒有遣散所有員工,其業務也并未暫停。

  暴風TV北京業務部門一名員工告訴界面新聞記者,公司從4月底就開始辭退部分北京員工,幾乎砍掉了一大半,目前暴風北京業務部門只有運營、廣告部門的20余人留在公司維持業務運營。

  界面新聞記者還了解到,暴風TV在北京和深圳設有業務部門,深圳部門大多是硬件和銷售人員,而互聯網團隊則設在北京。我們走訪暴風TV深圳原辦公地址深圳三諾大廈發現,此地已人去樓空。門口的一張告示中寫道,公司主體已搬遷。

  目前,被辭退的員工至今未拿到二、三、四月份的工資及當時承諾的賠償款。一位城市經理則向界面新聞記者透露,他本人從去年12月開始就拿不到工資了。在暴風TV官微的評論區中,也不乏討薪的聲音。

  公司沒錢了,這是每位暴風TV乃至整個暴風集團員工今年以來最直觀的工作感受。這個互聯網電視品牌“闖入者”在一路高歌猛進之后,正在見證著自己曾經描繪的神話一一破滅。

  暴風TV的運營主體是深圳市暴風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盡管這家公司的最大股東為上市公司暴風集團,但暴風TV一直是除暴風影音業務外的重要營收貢獻者。暴風集團2018年財報顯示,其報告期內實現營業收入11.26億元,來自暴風TV的硬件收入便達到9.01億元,占集團總營收的八成。

  就在去年上半年,暴風TV的銷量還一直保持著穩定增長的態勢。3月底,暴風TV連續發布了一系列核心價位段的旗艦產品,甚至進入全國電視整體市場銷售TOP10,在互聯網電視品牌中排名第二。5月,暴風TV出貨量達14萬臺,同比激增255%,創下這家公司成立三年以來月出貨量的最高記錄。

  但進入下半年,尤其是在第四季度之后,情況開始變糟了。

  上述城市經理告訴界面新聞記者,作為AI電視的創始者,暴風TV的產品在當地還是比較受消費者認可的,銷量最好時一個人每月能賣幾百臺貨。但進入下半年之后,就漸漸進入了一種無貨可賣的局面,F在一個月只能賣幾十臺,且僅限于40英寸特價機,還需要提前預定,按照預定量生產。

  供應端的吃力與暴風TV拖欠供應商款項不無關系。據界面新聞記者了解,由于資金周轉不足,有數家供應商已與暴風TV中斷合作,導致暴風TV庫存備貨緊缺。

  整個2018年,暴風TV銷售收入下降了29.76%。公司在財報解釋稱,收入下降主要是為了應對激烈的互聯網電視行業競爭,搶占市場份額,加大營銷推廣費用所致。

  值得玩味的是,暴風集團創始人馮鑫曾在一篇集團官微發布的對話文章中表示,TV業務是暴風真正的未來,也是“暴風集團重新攀上高峰的希望”。他認為,電視的生命周期長,ARUP值高,所以“暴風TV在2019年可以進入盈利期,2020年和2021年至少應該有一二十億利潤的期望值,而且還會保持很高的增長速度。

  暴風TV承載的眾望背后是集團從2018年開始實行的“All For TV”戰略。對彼時的暴風集團而言,最廣為人知的品牌暴風影音,在版權和內容上相比其它視頻品牌都失去了優勢,遭遇收入增長瓶頸。電視業務卻不一樣,ARUP值可以達到視頻業務的十幾倍之多。

  提出“All For TV”戰略后,集團也的確在TV業務上傾注了更多心血。一名暴風TV前員工告訴界面新聞記者,TV業務在集團內部的受重視程度很不一般,劉耀平所帶領的暴風TV團隊人數在700人左右,是暴風其他所有業務團隊人數的三倍以上。

  在電視業務上,暴風都與曾經的互聯網電視開創者樂視有著極其相似的動作,而暴風也將樂視主打的用內容生態來補貼硬件的模式復制過來,即在硬件上不賺取利潤,只在后面的持續內容、服務及其他應用上收費。

  這樣的模式讓暴風以“極致性價比”的口號成功殺入了互聯網電視市場,即使在較晚入局的情況下,也分食了一定的市場份額。但長此以往,硬件銷售量越高,利潤也會被被壓得越低。馮鑫曾在采訪中透露,2016年,每賣出一臺暴風TV,就會虧損300元-40元錢。

  之后正如很多人所知道的,樂視TV倒下了,而暴風TV仍在硬件虧損中掙扎。

  很大程度上,暴風TV業務遇阻也是暴風集團潰敗的縮影。

  在2015年年報中,暴風曾經喊出“未來5-10年要做的就是DT(Data Technology)大娛樂”的口號,開始在VR、體育、影業、TV等業務中頻繁出手布局。

  事實證明,暴風押錯了寶。宣布DT大娛樂計劃不到一年,盲目進入VR賽道的初創公司都先后迎來敗局。讓馮鑫一度引以為豪的VR初創企業暴風魔鏡也迎來大規模裁員。

  暴風體育也在那時傳來了壞消息:暴風與光大浸鑫聯合收購的歐洲體育版權代理公司MPS暴雷,由于馮鑫未履行回購義務,被光大證券(10.970, 0.10, 0.92%)上訴索賠7.5億元。

  回看暴風三年來的大起大落,馮鑫曾歸結于三個主要問題,“上市公司沒有融資和并購,對債權融資和股權融資的認識不對,以及我們在業務布局上也有貪婪”。

  而在業務重整后全部指向暴風TV,也讓這家公司飽受內容補貼硬件模式的質疑。對此,馮鑫在去年下半年接受雷帝觸網采訪時放出一個積極的信號:暴風TV在努力進行自身造血,新型號硬件已經實現正毛利。

  但從2018年財報來看,硬件銷售仍然是暴風集團的“虧損王”。2018年,TV業務硬件銷售凈虧損2.8億,毛利率為-31.97%,暴風智能在過去一年間更是凈虧11億。網絡視頻業務方面,廣告收入和網絡付費收入均下降超過60%,軟件推廣業務也下降31.24%。整個暴風集團在這一年交出了一份巨虧10億的史上最差成績單。

  這樣的成績也很難再讓資本市場買賬。這個曾經在創業板創下妖股神話的王者在7.14元的掛牌價之上一連拿下36個漲停板,暴漲至327.01元,市值達到408億,如今一切又跌回原點。截至記者發稿前,暴風集團股價報收7.35元,市值24.22億,市值蒸發九成。

  自2018年9月以來,公司股東眾翔宏泰、瑞豐利永、融輝似錦先后減持股份。持續下跌的股價也讓暴風TV的融資進程數度遇阻。為了解決資金問題,馮鑫和他背后的暴風集團曾進行過一系列嘗試。自2015年以來,馮鑫已經先后數十次質押其個人持股。

  重重困難之下,TV業務曾被視為暴風集團僅存的希望。而此次風波后,暴風TV還能否撐住這個曾經的神話,或許馮鑫自己心里也要畫一個問號。

  責任編輯:陳悠然

  暴風TV遣散背后:業務雖在持續 但債務重壓前路迷茫

----分隔線----東方都市網----分隔線----投稿:975981118@qq.com 歡迎投稿
東方都市網,上海東方都市網,,東方都市網,財經頻道站http://www.marocmaths.com

免責聲明:

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并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網立場。 對本文內容、觀點保持中立,不對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

相關文章
  • 百付寶等3家公司吃央行營管部罰單 背后股東是誰?

    百付寶等3家公司吃央行營管部罰單 背后股東是誰?

    2019-05-22 15:50

  • 瑞幸的危險游戲背后 是咖啡零售第三條曲線么?

    瑞幸的危險游戲背后 是咖啡零售第三條曲線么?

    2019-05-18 20:21

  • 千山藥機危機背后:實控人的“事業心”與“私利”

    千山藥機危機背后:實控人的“事業心”與“私利”

    2019-05-12 17:28

  • 互聯網醫美第一股市值百億背后:曾被鹿晗等告上法庭

    互聯網醫美第一股市值百億背后:曾被鹿晗等告上法庭

    2019-05-03 22:21

網友點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