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宏和電子IPO過會:背后的臺灣豪門恩怨 24年前桃色案

字號+ 作者:都市在線 來源:未知 2019-05-24 15:29 我要評論( )

宏和電子IPO過會:背后的臺灣豪門恩怨 24年前桃色案 家族式企業的豪門恩怨,在一定程度上將直接對公司產生重大的影響,從近期的葵花藥業(14.980,-0.21, -1.38%)

  宏和電子IPO過會:背后的臺灣豪門恩怨 24年前桃色案

  家族式企業的豪門恩怨,在一定程度上將直接對公司產生重大的影響,從近期的葵花藥業(14.980,-0.21, -1.38%)董事長殺人事件,到早前幾年的浙江龍盛(18.040, 0.26, 1.46%)董事長的父子反目,無一不是典型案例。包括剛剛通過發審的宏和電子以及已經上市七年的宏昌電子(3.910, -0.02, -0.51%)在內的“宏仁系”公司,其創立與發展的背后本身也是一出出臺灣豪門恩怨紛爭的大戲。

  時間:2019.05.24 11:27

  來源:叩叩財訊(ID:koukounews) 作者/陳渝川

  宏和電子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宏和電子”)IPO的成功過會,這或并不會讓人覺得意外。

  在2019年5月23日上午證監會召開的2019年第41次發審會現場,作為當日第一家上會受審的企業,宏和電子很順利的在上午12點前便正式拿到了發審結果。

  作為一家最近一年凈利潤超1.6億的企業,加之近期IPO發審看似寬松的環境,似乎找不到宏和電子IPO被否決的理由。

  這是自然人王文洋和其掌控的宏仁企業集團麾下的第二家A股上市企業。7年前的2012年5月,宏昌電子(603002.SH)成功在上交所掛牌上市,實現了“宏仁系”企業在A股零的突破,而此次宏和電子材料在IPO上的成功突圍,則又為“宏仁系”拿下了又一個A股資本平臺。

  王文洋并非泛泛之輩,出生于臺灣豪門世家的他,除了宏仁企業集團掌門人的身份外,還有一個更為響亮的頭銜——臺灣“經營之神”、原臺塑集團董事長王永慶之長子,而這位當年臺灣最大民營企業的“太子爺”也曾一度是臺塑集團接班人一角最有力的爭奪者。而至今,依然有媒體用臺塑集團“廢太子”的花名來稱呼之。

  雖然實控人看起來背景強悍,且據宏和電子招股書(申報稿)中透露的財務信息也可謂優秀,但外界依然對宏和電子上市后的表現充滿著質疑。

  “同一控制人旗下與之情況非常相似的宏昌電子在A股上市后表現讓人大失所望,其中涉及到經營管理層面的風波不斷,業績在上市后出現開倒車的情況不說,大股東在股票解禁后更是連續減持套現,這讓人不得不聯想到與其同根同源的宏和電子上市的動機和其上市前景。”5月23日下午,在獲悉宏和電子成功過會后,一位曾長期跟蹤過宏昌電子的券商研究員擔憂地表示。

  此外,家族式企業的豪門恩怨,在一定程度上將直接對公司產生重大的影響,從近期的葵花藥業董事長殺人事件,到早前幾年的浙江龍盛董事長的父子反目,無一不是典型案例。包括剛剛通過發審的宏和電子以及已經上市七年的宏昌電子在內的“宏仁系”公司,其創立與發展的背后本身也是一出出臺灣豪門恩怨紛爭的大戲。

  1)發端:24年的前的桃色案

  

 

  如果沒有24年前那一樁轟動臺灣的豪門桃色事件,也許現在的王文洋已經正式接手其父王永慶一手創建的臺灣臺塑集團,坐擁著先輩打拼下的資本帝國。自然,便不會有如今的宏仁企業集團以及其麾下的宏昌電子、宏和電子等等,當然,更不會有今時今日宏和電子IPO的順利過會。

  1995年,擁有英國帝國理工大學物理學博士學位的王文洋,時年44歲,在此前近二十年的時間里,他在臺塑集團旗下的南亞公司從課長、組長、廠長到事業部經理,一步一個腳印做上去,幾乎被所有人認為其必將從其父王永慶手中接管臺塑。

  同年,臺灣社會因一起“呂安妮事件”轟動整個學術界與教育界。斯時,臺灣一名名為呂安妮的女大學生報名參加臺大商學研究所博士班入學考試,初試筆試是第一名通過,但是復試口試結果名落孫山。其后呂安妮控訴口試委員之一的臺大教授洪明洲考試不公企圖性騷擾,并在作家李敖的陪同下公開電話錄音帶等證據,呂安妮甚至前往教育部抗議要求討回公道。

  

 

  一個是超大民營集團“太子爺”及未來的接班人、一位是名不見經傳的普通女大學生,王文洋與呂安妮這兩個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人卻皆因此事件被深深牽連其中——正因為呂安妮事件引起了臺灣社會的巨反響,因此多家臺灣媒體跟蹤報道呂安妮的日常生活,結果卻意外發現出呂安妮和王文洋的婚外情。

  一石激起千層浪,這一場桃色事件震動臺灣。斯時,不僅造成臺塑集團股票不斷下跌,更讓王永慶震怒,而王文洋當時的妻子陳靜文已罹患癌癥,婚外情的消息更是讓其傷心欲絕。

  事件曝光后,王永慶怒斥要求兒子離開呂安妮,但王文洋卻毫不妥協,在“江山”與“美人”之間其選擇了后者,毅然決然地為呂安妮拋棄了豪門世家以及那個唾手可得的繼承人的位置。

  據稱,呂安妮還曾寫一封萬言書上給王永慶,表達戀情希望得到王永慶成全,遭到王永慶反對。

  隨著王文洋被王永慶“逐出家門”從臺塑出走,自然由其接班的布局亦被打破。

  也正是有了這起轟動全臺灣的桃色事件和王文洋之后的選擇,在離開臺灣的豪門家族后,其選擇了自主創業,1996年,其一手創設的廣州宏仁電子工業公司在與臺灣隔海相望的廣州誕生,這便是今天宏仁企業集團的前身。

  在創業成立宏仁集團的最初幾年中,呂安妮一直跟隨著王文洋,并擔任集團特別助理,且兩人還育有一子名為王泉力。但隨著王文洋創業的成功,糾葛在豪門恩怨中的愛情往往是抵擋不住利益的磨損,即使當年曾“沖冠一怒為紅顏”。

  2017年,據有關媒體報道,王文洋與呂安妮這對癡纏了20余年的情侶已經分手,其后王文洋也公開對外說明其與呂安妮關系,并稱自己為單身。

  而據臺灣媒體《中時電子報》報道,王文洋與呂安妮的決裂與豪門的家產分配及宏仁集團的股權與經營權的爭奪有關。

  據上述報道稱,王文洋非常疼愛其與原配妻子所生的女兒王思涵(Grace Tsu Han Wong),將大部分遺產都留給了女兒,而呂安妮一直有意介入宏仁集團及其下屬企業的經營權,但王文洋不喜歡,仍然希望由自己與女兒王思涵共同主導,由此引發了呂安妮的不滿,從而導致兩人分崩離析。

  在宏和電子IPO的招股說明書(申報稿)中透露出的宏仁集團的及其關聯企業的股權結構,或也側面證明了上述事實。

  據宏和電子招股說(申報稿)透露,宏和電子實際控制人為王文洋及其女兒王思涵,其中王文洋僅直接持有宏仁企業集團0.19%的股份,而其女兒王思涵則通過個人100%持股的NEXTFOCUS持有宏仁企業集團的64.97%的股份,宏仁企業集團則通過其100%持股的遠益國際持有宏和電子此次IPO發行前83.34%的股份。

  

 

  實際上,王思涵通過NEXTFOCUS持有宏仁企業集團的股份則是在2005年王文洋轉讓給她的,轉讓的原因則是明確標明為“基于王文洋現身家族財產管理的安排”,而這十余年來,真正管理企業的王文洋則是再通過其女兒王思涵的授權來行使股東權利。

  在招股書中也承認一直以來王思涵因“自身學業及家庭,并未參與宏仁企業集團的日常經營業務”。自2005年,王氏父女便簽訂《委托說明書》,相關股權全權委托王文洋管理,最新一期的管理期限至2025年底。

  值得注意的是,在整個招股書中,皆未提到呂安妮與其所生的兒子王泉力。

  “這種實控人以委托股權的安排形式行使管理責任的,在國內A股市場還是比較很少見的,不過王文洋這樣安排的目的也或是為了確保將相關股權能順利留給女兒,在之后分配遺產時,呂安妮及其所生的兒子王泉力就無法繼承其相關股權,這也在一定程度上維護了公司股權的穩定性。”北京一家資深投行人士分析認為。

  2)前車之鑒:宏昌上市的七年資本怪圈

  2012年,當王文洋控制的第一家“宏仁系”企業——宏昌電子上市時,外界曾因其與臺塑集團的天然背景、實控人王文洋的過往履歷以及亮眼的業績,對其期望頗高。

  在宏昌電子里,王文洋與其女王思涵的股權安排同樣與宏和電子中類似,也是通過由王思涵100%控股的NEXTFOCUS持有。

  但宏昌電子上市七年來,無論是其經營業績還是募投項目進展,皆讓投資者大失所望。

  根據宏昌電子2012年披露的招股說明書顯示,2009~2011年,公司的營業收入分別為8.7億元、12.5億元、14.2億元;凈利潤分別為5722.3萬元、6129.9萬元、4226.2萬元。2010~2011年公司營業收入的同比增長率為43.6%、13.4%。

  但2012年宏昌電子成功上市的當年,其業績便開始出現下滑,其當年僅錄得營業收入為12.3億元,與2011年的14.2億元相比,下滑13.38%。

  到2015年年報中,宏昌電子全年的營收更下滑至9.5億元,與2011年相比,營收水平已減少約1/3。

  而到了2016年,其凈利潤更是同比大幅下降56.61%,僅錄得為2667.92萬元,遠遠低于其申報IPO時的業績。雖然2017年凈利潤出現了大幅回升至7844.94萬元,但2018年,凈利潤再次出現同比近50%的下滑,扣非后凈利潤僅為4050萬元。

  基本上,宏昌電子盈利的高峰即為其IPO前夕,而一旦成功上市,業績便出現調頭直轉急下的趨勢。

  在募投項目上面,宏昌電子IPO上市時募集3.6億元用于投建電子用環氧樹脂項目,但該項目卻一直進展緩慢,在上市已經三年之后的2016年,其真正投入的募集資金僅僅不到500萬,但另一面,其卻同時多次動用募投資金購買理財產品。

  在2015年中,由平安證券發布的一份研報中,也曾對此提出質疑,稱“公司市場開拓不及預期,市場存在競爭風險。短期公司受制于產能增長內生增長不顯著,給予‘中性’評級”。

  面對宏昌電子上市后種種差強人意的表現,甚至外界都質疑其實控人“也許是家族的復雜關系,讓實際控制人無暇顧及公司經營狀況”,“宏昌電子上市三年募投不投,王文洋忙爭遺父家產?”

  但另一邊,2016年年初,剛過三年禁售期,王文洋及其女兒便開啟了在宏昌電子中的大幅減持,僅2016年2月22日至6月28日,便先后累計減持3060萬股,占公司股份總數的4.98%,共套現近1.9億元。其后同年9月7日至9月27日,又通過大宗交易再次先后減持公司3069.8萬股,占公司股份總數的5%。

  上市前業績亮眼,上市后便立即變臉,募投項目難以落地實施,解禁期滿便大幅套現,或許正是有了宏昌電子中王氏父女資本運作手法的前車之鑒,宏和電子IPO雖然已經成功過會,但是否會依然陷入與其兄弟公司——宏昌電子般相同的資本怪圈,這不得不令外界擔憂。

  2019年5月23日,宏和電子IPO過會當日,與其同根同源的兄弟公司宏昌電子在二級市場上股價報收于3.93元,大跌3.44%。

  免責聲明: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并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場。若內容涉及投資建議,僅供參考勿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責任編輯:陳悠然

  宏和電子IPO過會:背后的臺灣豪門恩怨 24年前桃色案

----分隔線----東方都市網----分隔線----投稿:975981118@qq.com 歡迎投稿
東方都市網,上海東方都市網,,東方都市網,財經頻道站http://www.marocmaths.com
上海計晨傳媒旗下媒體:【今日早報網、上海東方都市網、上海都市網、中國糖酒新聞網、中視快報網、新華財經在線】 上海媒體推廣、新聞發布、現場采訪、會務直播、活動發布聯系計晨,低價服務好。

免責聲明:

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并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網立場。 對本文內容、觀點保持中立,不對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

相關文章
  • 英雄互娛借殼生變 東晶電子控股方股權遭司法凍結

    英雄互娛借殼生變 東晶電子控股方股權遭司法凍結

    2019-05-24 12:25

  • 博凱佳音:聲音行業的趨勢論

    博凱佳音:聲音行業的趨勢論

    2019-05-20 15:40

  • 共享辦公企業WeWork今年一季仍虧損 為IPO之路蒙陰影

    共享辦公企業WeWork今年一季仍虧損 為IPO之路蒙陰影

    2019-05-20 15:05

  • 實控人賀氏家族IPO前突擊分紅 股權騰挪老問題“一筆帶過”雪龍集團能否過關?

    實控人賀氏家族IPO前突擊分紅 股權騰挪老問題“一筆帶過”雪龍集團能

    2019-05-17 18:26

網友點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