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撒謊+賄賂,特朗普的莫斯科黑料

字號+ 作者:都市在線 來源:未知 2019-05-24 17:18 我要評論( )

撒謊+賄賂,特朗普的莫斯科黑料 獨家 | 撒謊+賄賂,特朗普的莫斯科黑料 原創: 福布斯中國 沒有一個人比薩特擁有更多關于唐納德特朗普與俄羅斯之間關聯的一手消

  撒謊+賄賂,特朗普的莫斯科黑料

  獨家 | 撒謊+賄賂,特朗普的莫斯科黑料

  原創: 福布斯中國

  

 

  沒有一個人比薩特擁有更多關于唐納德·特朗普與俄羅斯之間關聯的一手消息。圖片來源:視覺中國(18.390, -0.27, -1.45%)。

  菲利克斯·薩特(Felix Sater)是特朗普曾經的合伙人,曾兩次嚴重違法,長時間為聯邦政府擔任線人。此刻,時間已經不早了,他正坐在紐約的一家餐廳的角落,等著自己的酒。他告訴服務生:“一杯馬天尼,用俄羅斯的伏特加做基酒,把它做成一杯秘密馬天尼。”

  除了特朗普集團的內部人員,沒有一個人比薩特擁有更多關于唐納德·特朗普與俄羅斯之間關聯的一手消息。在2006年,他在莫斯科為特朗普總統的子女小唐納德和伊萬卡促成了一宗潛在交易。2007年,在Trump SoHo酒店的開業儀式上,薩特站在了特朗普身邊。薩特也為這家酒店出過力,而這家酒店營銷宣傳針對的顧客就包括俄羅斯買家。2016年的總統大選中,薩特幫助規劃在莫斯科興建特朗普大廈。

  薩特舉起酒杯,說道:“為了那些有趣的日子,干杯!”

  那些時光確實有趣。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穆勒(Robert Muller)長達448頁的報告強調了在大選前后在莫斯科開發特朗普地產項目的三項獨立提議。然而,關鍵細節仍然模糊不清。福布斯與三項提議的核心人物取得了聯系,并就特朗普俄羅斯計劃的根本問題找到了具體答案。

  例如,誰要為項目掏腰包?由于特朗普的身份更像是許可方而非建造商,他當然不會計劃投入大量私人資金。薩特撮合的提案在競選期間持續時間最長。據薩特說,特朗普的官方合伙人安德烈·羅佐夫(Andrey Rozov)同樣也不會投入大量私人資金。薩特表示,取而代之,他正在醞釀一個計劃從更多的投資者那兒籌集巨額資金,其中包括普京總統的密友——阿卡迪·羅滕伯格(Arkady Rotenberg)和鮑里斯·羅滕伯格(Boris Rotenberg)。他說道:“我們本來應該去找他們,向他們要4億到5億美元現金。”

  另一個此前懸而未決的大問題是:特朗普能從這一切中賺到多少錢?穆勒和特朗普的前律師邁克爾·科恩(Michael Cohen)的回答都模糊不清,“數億美元。”然而,福布斯在深挖業務協議,并對莫斯科的房地產專家進行調研后,認為這幾乎是不可能的。如果一切按計劃進行,特朗普更有可能一次性獲得3,500萬美元,每年另外收取260萬美元左右費用。薩特說,在最樂觀的情況下,特朗普可以得到大約5,000萬美元。對大多數人來說,這是一大筆錢,但對于特朗普總統來說,著還不到他身家凈值的2%(估計他的身家凈值總數為31億美元)。

  綜上所述,這些爆料是人們對特朗普在俄羅斯的計劃和經營方式有了新的認識。他做的交易所帶來的風險比之前人們了解的要大得多,回報則遠遠低于人們的認識。簡而言之,總統候選人特朗普讓一項中等規模的協議危及了他最終的總統之位,而這個生意本來可能與普京有很大聯系。

  對莫斯科特朗普大廈(Trump Tower Moscow)的描述讓人們感到困惑的部分原因是: 近年來,將總統的名字與一處俄羅斯房產聯系起來的事情曾發生過三次。第一個來自臭名昭著的2013環球小姐大賽,86名女性昂首闊步穿過莫斯科音樂廳。選美比賽的共同所有人唐納德·特朗普賺的盆滿缽滿,他從當地的主持人、億萬富豪房地產大亨阿拉斯·阿加拉羅夫(Aras Agalarov)和他的兒子、流行歌手艾民(Emin)那里拿到的錢大約為300萬美元。特朗普隨后在推特上對阿加拉羅夫寫道:“與你以及你的家人度過的周末很美好。你做得很棒。接下來,就是莫斯科特朗普大廈了。”

  據穆勒的報告,一個月后,也就是在2013年12月,特朗普集團簽署了一份協議,在莫斯科阿加拉羅夫的一處房產打上特朗普集團的商標。該計劃最終要求在環球小姐比賽舉辦地附近準備好800套公寓,其中特朗普擁有3.5%的銷售額分成。艾民·阿加拉羅夫估計,如果整棟樓售罄,特朗普可能會獲得1,700萬美元。

  

圖為特朗普女兒伊萬卡。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為特朗普女兒伊萬卡。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2014年2月,特朗普的女兒伊萬卡參觀了現場。但同月,地緣政治格局發生了變化;o發生示威,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逃離烏克蘭。幾周內,普京派士兵進入克里米亞,美國則以經濟制裁作為報復。此事在國際社會掀起軒然大波。

  制裁措施落實,再加上油價下跌,重創了俄羅斯經濟,包括莫斯科的房地產市場。據估計,2014年新建公寓的平均價格下降了30%,公寓的售價甚至低于建筑成本。艾民·阿加拉羅夫在接受福布斯采訪時表示,即便是在阿加拉羅夫父子在亂局中設法建起大樓(實際不太可能做到),特朗普的獲益也會削減一半。穆勒的報告顯示,特朗普家族和阿加拉羅夫家族之間的溝通在2014年秋季開始減少。小唐納德·特朗普后來告訴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該項目因“交易顯示疲態”而夭折。但是,還有一個原因更加有可能導致該項目的結束:美國的制裁。

  2015年11月,已經成為總統候選人的特朗普參加了時任?怂剐侣勚鞒秩吮葼·奧雷利(Bill O’Reilly)的訪談節目,后者對特朗普面對俄羅斯的隨和姿態提出了質疑,表示普京不會做交易,并舉例稱普京作風強硬。

  特朗普答道:“這個嘛,他就是按照必須要做的行事。”

  美國公眾并不知曉的是,差不多是在同一時期,特朗普集團正在暗地溝通有關在俄羅斯做成第二樁潛在交易的事宜(特朗普集團沒有回應福布斯對本報道作出評論的請求)。2015年9月,距離與阿加拉羅夫的合作關系終止已過去將近一年,此時的特朗普正在領跑共和黨黨內預選;根據羅伯特·穆勒的報告,特朗普的律師邁克爾·科恩在這個時候與一名叫作果戈里·里茨基拉澤(Giorgi Rtskhiladze)的人士交換了消息。此前,科恩和里茨基拉澤曾在格魯吉亞和哈薩克斯坦有過商業合作。

  根據穆勒的報告,里茨基拉澤給科恩寄了一份信件草稿;這封信最終是準備呈給莫斯科市長的,信中提議了一項特朗普開發方案,以作為加強美國與俄羅斯之間紐帶的象征。穆勒報告顯示,該份文件寫道:“(市長)知曉這項潛在計劃,并會許諾提供支持。”

  如今,里茨基拉澤表示他當時只是代表一位老朋友及那位朋友的熟人傳達信息。他聲稱那封信最終沒有到達市長手中。他還暗示自己甚至不確定他交給科恩的信息是否準確。“我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市長辦公室是否有收到通知,好吧。”里茨基拉澤表示,他曾警告科恩要注意風險:“你必須要小心和誰打交道。”

  盡管如此,謹慎可不是特朗普的行事方式?贫鳑]有考慮里茨基拉澤的計劃,轉而選擇進行由薩特出面協商的第三項提議。薩特可謂是劣跡斑斑:他在莫斯科出生,在紐約布魯克林長大,又在華爾街開始工作生涯——直到有一次他在酒吧打架,用一個瑪格麗特酒杯扎傷一名男子面部,因此獲刑15個月。出獄3年后,他承認了在一樁團伙作案的炒股詐騙案中參與敲詐勒索的罪名。這一次他沒有入獄,靠得是與聯邦當局合作、向其提供有關黑手黨、網絡罪犯,甚至是本·拉登的情報。對薩特的判決是在其開始與政府合作大約十年之后;在這次判決上,負責處理薩特案件的一位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探員Leo Taddeo表示,執法機構得以將該團伙從華爾街的仙股生意“基本鏟除”,其中有薩特幫助鋪平道路的功勞。前FBI官員Ray Kerr補充道:“沒有什么是他不會去做或是去嘗試的。”

  

薩特表示,他想送給普京一套頂層豪華公寓。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薩特表示,他想送給普京一套頂層豪華公寓。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槁摪機構提供情報的同時,薩特也重新改造自己,成了一名房地產交易商。他正是以這個角色與特朗普集團開始合作,涉及項目分布在亞利桑那、佛羅里達、紐約以及最后的最后:俄羅斯。在極力想要促成的莫斯科項目中,薩特既是掮客,也是交易商。他的朋友安德烈·羅佐夫是俄羅斯方面正式的本地開發商,但是薩特表示他當時自己也要分得一份(羅佐夫沒有回復福布斯請其作出評論的請求)。特朗普簽了意向書,簽署日期為2015年10月28日,也就是第三場共和黨總統辯論的當天。

  那座大廈本是要成為歐洲最高的建筑,會有幾層用作最好的購物中心,還會有一家高端酒店和新的辦公空間。根據條款,羅佐夫負責施工建設,而特朗普只會把他的名字借給大廈使用,并在大廈開業后幫助管理。根據穆勒的報告,作為交換,彼時正在競選總統的特朗普將會從公寓套房的銷售額中分到提成:先是前1億美元的5%,然后逐步下降,直到超過10億美元的均按1%收取提成。薩特表示每個單元房的面積原本會達到大約2,500平方英尺,遠遠大過莫斯科典型豪華公寓的面積。他們的目標定價為大約1,500美元每平方英尺,比莫斯科豪華公寓的均價高出大約30%。假使這一切順利進行,特朗普本可以通過公寓銷售和預付金中拿到估約3,400萬美元。確實是巨款,但是對于一個身家31億美元的人來說并不是足以改變人生的財富。

  薩特表示,他想送給普京一套頂層豪華公寓。這一做法不但會損害公眾形象,還可能將特朗普置于違反美國《反海外腐敗法》的危險之中,該法律命令禁止美國企業賄賂外國官員。薩特表示這個計劃的意圖并不是誘惑俄羅斯總統。他說道:“你得拿出10億美元才能(讓普京)認真對待你。南希·佩洛西議員或亞當·席夫議員那樣說有好處,但是在真實世界里,弗拉基米爾·普京才不會被一套豪華公寓收買。”筆者聯系到普京的一位代表,該代表回避了提問,表示:“我們相信您應該找有關當局,而不是俄國總統的新聞辦公室。”

  對于特朗普而言,小額的金錢也很重要——建設大廈的協議詳細列出了他每年能刮得的金錢來源,其中包括酒店管理費用(估約130萬美元),辦公室租金(估約24萬美元),住宅管理費用(估約22.5萬美元),水療項目經營(估約7.5萬美元),等等。據福布斯計算,把所有條目相加之后,特朗普原本每年可以額外拿到260萬美元——薩特對照一份一行一行詳細列出預估支付金額的Excel表,確認了這一數字。

  如果數上足夠的年份,理論上來說達到任何數字都有可能:5年1,300萬美元,25年6,700萬美元,35年9,400萬美元。盡管如此,即便算上有關公寓套房的交易,這個數字也離科恩和穆勒所說的“數億美元”很遠。

  羅伯特·穆勒沒有發現有人密謀操縱2016年美國大選,但是的確找到了密謀試圖賺錢的證據;钍撬_特和科恩干的,近距離接觸了富豪和有關部門。

  在面對美國國會作出的宣誓證詞中,科恩明確傳達了誰是根本上的統領:“清楚地說,特朗普先生在整個競選活動中都知曉并領導了莫斯科特朗普大廈在的協商,并就此撒了謊。”

  

 

  莫斯科特朗普大廈失敗的最終原因不是和俄羅斯富豪的關系,甚至不是資金問題。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考慮到事情牽涉到的人物,撒謊倒是也有充分理由。2015年10月9日,特朗普甚至還沒有簽署意向書,薩特寫道這一天他與前俄羅斯聯邦委員會成員安德烈·莫爾查諾夫(Andrey Molchanov)進行了會面,莫爾查諾夫手中握有一塊地皮,或許能為大廈所用。3天之后,薩特聲稱VTB銀行董事長已經“同意”該項目(VTB受到美國制裁)。到最后,他拿下了另一家銀行的一份邀請,而此時距離這家銀行同樣被列入美國制裁名單已經過去數日。

  薩特則計劃推動億萬富豪兄弟阿卡迪·羅滕伯格和鮑里斯·羅滕伯格對該項目投資數億美元。從政治的角度來講,讓美國總統候選人與這兩位富豪打交道,可能比和別人打交道問題都大。阿卡迪·羅滕伯格自幼便與普京相識,二人是柔道運動的伙伴。羅滕伯格兄弟倆是俄羅斯頂級富豪之一,二人身家估計共達37億美元,在銀行業和建筑業都有生意。2014年索契冬奧會期間,阿卡迪·羅滕伯格的企業獲得74億美元的合同,2018年俄羅斯舉辦世界杯期間獲得50億美元合同,還拿下了修建克里米亞大橋的生意。2014年,美國財政部對兄弟倆進行制裁。我們請羅滕伯格兄弟評論,他們并未回應。

  薩特對富豪兄弟卻很感興趣。薩特認為,如果能讓二人投資4億元至5億元,那么項目或許會一路綠燈。理論上,要請羅滕伯格兄弟或者其他有興趣的人加入,就需要特朗普的首肯。薩特說:“大家都會賺到錢。歸根結底,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某個傻子會把錢都出了。”

  特朗普對所謂計劃贈與普京公寓和兩位富豪加入等事務是否知情,現在還不清楚。不過,就算他不知情,這本身也令人瞠目結舌——一位總統候選人竟然要在美國的對手國家做一筆棘手的生意,代他打理生意的兩個人之中,一個曾經被定罪(薩特),另一個很快也會遭到牢獄之災(邁克爾·科恩)。

  不過,項目也有很多吹牛的成分。到了2015年12月,特朗普的人還沒有拿下一塊土地,也沒有找到融資和投資者?贫鬟在等著正式受邀赴俄羅斯。據Buzzfeed首先披露,福布斯確認的通信信息,科恩曾在圣誕節和新年期間向薩特發消息稱:“你別想瞎摻和我的工作,別想當大人物。我手上沒有數字,沒有據說參加項目的人提供的數字。我只知道,要在48個小時內拿到個邀請函。T先生問我情況的時候,你和你認識的人都別想讓我在他面前難堪。”

  科恩對薩特表示,不想再和他共事了。二人的短信就像是一對戀人分手時的對話一般。薩特寫道:“邁克爾,請別這么做。”

  科恩回答道:“咱們完了。夠了。上個星期,我就跟你說過,你別以為自己是個大人物。你在害我的工作,讓我顯得很無能。我給了你兩個月,你就給我搞了個三流銀行的小人物發來的垃圾邀請函。我告訴你,夠了!這個事我自己解決。”

  我們請科恩就本文評論,他沒有回應?贫髟撓灯站┬侣劽貢旅滋乩·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的辦公室。2016年1月20日,他得到了佩斯科夫助理的答復。據穆勒的報告,二人就莫斯科的大廈談了20分鐘,科恩對談話印象深刻。報告顯示,科恩把新消息報告給特朗普,還說如果特朗普集團的助理和克里姆林宮的助理一樣精干就好了。

  次日,薩特給科恩發短信說:“如果能聊幾分鐘,就給我打電話。是有關普京的。他們今天來電話了。”

  金錢使兩人重歸于好?贫骱退_特最終制定了赴俄計劃。穆勒報告顯示,科恩向特朗普介紹了情況,總統候選人先生表示自己也愿意去,只要科恩能讓生意達到“子彈上膛,打開保險”的階段?贫鞔笾麓_定了日程。他對薩特發短信說:“我的行程是在克利夫蘭以前(他指的是共和黨全國大會),一旦特朗普成為提名人。”

  2016年5月5日,薩特給科恩帶來了好消息:“佩斯科夫想請你作為他的客人參加圣彼得堡論壇。這個論壇是俄羅斯的達沃斯峰會。時間是6月16日到19日。他想在那兒見見你,還可能把你引薦給普京或者(俄總理)梅德韋杰夫。”

  不過,薩特顯然在吹牛。如今,他表示自己其實從來沒收到過佩斯科夫的邀請,只是相信在大會上能見到幾位重量級人物。穆勒報告顯示,佩斯科夫的邀請未能成真,科恩就取消了行程,并且見了特朗普。不過,他沒有告訴老板生意完蛋了。畢竟,在大選的最后幾個月,生意還有一線轉機;蛟S,大選之后,特朗普身份又會成為一個普通人。

  莫斯科特朗普大廈失敗的最終原因其實并非種種吹噓,不是和俄羅斯富豪的關系,甚至不是資金問題?贫髟谛暮蠼邮車鴷犠C時,有人問他生意終結的原因。他表示,計劃出岔子的一部分在于:“他贏得了大選。”

  免責聲明: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并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場。若內容涉及投資建議,僅供參考勿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責任編輯:劉萬里

  撒謊+賄賂,特朗普的莫斯科黑料

----分隔線----東方都市網----分隔線----投稿:975981118@qq.com 歡迎投稿
東方都市網,上海東方都市網,,東方都市網,財經頻道站http://www.marocmaths.com
上海計晨傳媒旗下媒體:【今日早報網、上海東方都市網、上海都市網、中國糖酒新聞網、中視快報網、新華財經在線】 上海媒體推廣、新聞發布、現場采訪、會務直播、活動發布聯系計晨,低價服務好。

免責聲明:

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并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網立場。 對本文內容、觀點保持中立,不對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

相關文章
  • 美啤酒業:4萬行業就業機會喪失歸咎于特朗普關稅舉措

    美啤酒業:4萬行業就業機會喪失歸咎于特朗普關稅舉措

    2019-05-24 13:13

  • 東方精工與普萊德“財務分歧” 誰在撒謊?

    東方精工與普萊德“財務分歧” 誰在撒謊?

    2019-05-06 16:50

  • “不防記者,專防爆炸”的“響水經驗”又在哪里?

    “不防記者,專防爆炸”的“響水經驗”又在哪里?

    2019-03-22 17:40

  • 大佬站隊特朗普:暗示放緩步伐不夠 應立即停止加息!

    大佬站隊特朗普:暗示放緩步伐不夠 應立即停止加息!

    2018-12-18 09:58

網友點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