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江蘇天宮集團起訴股權轉讓糾紛引發“一案三訴” 曾有辦案法官接受“吃請”被查

字號+ 作者:都市在線 來源:未知 2019-06-03 13:13 我要評論( )

江蘇一公司起訴股權轉讓糾紛引發一案三訴 曾有辦案法官接受吃請被查 來源: 紅星新聞 一次股權轉讓引發的訴訟糾紛,已持續十年之久。 今年5月30日,江蘇天工集

  江蘇一公司起訴股權轉讓糾紛引發“一案三訴” 曾有辦案法官接受“吃請”被查

  來源: 紅星新聞

  一次股權轉讓引發的訴訟糾紛,已持續十年之久。

  今年5月30日,江蘇天工集團有限公司(簡稱天工集團)第三次起訴池曉林、戴克華等股權轉讓糾紛案,在江蘇省鎮江市中級法院開庭。

  庭審中,池曉琳等被告方提出,天工集團的訴訟請求,已在此前的最高法判決中有明確定論,此次訴訟屬于典型的重復起訴。

  而原告稱,其并非重復訴訟,請求判令解除2008年10月簽訂的股權轉讓相關協議,返還轉讓款及利息。

  

△5月30日,鎮江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此案,紅星新聞記者旁聽了此次開庭(庭審直播截圖)

 

  △5月30日,鎮江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此案,紅星新聞記者旁聽了此次開庭(庭審直播截圖)  記者注意到,天工集團2009年提起的訴訟,訴求與此次的上述訴求極為相似。5年前,最高法對該糾紛提審后作出判決:解約訴求不予支持。

  此后,天工集團又將池曉林等3人起訴。期間,辦案法官被曝接受原告請吃。鎮江市中級法院查實后,對兩位法官問責處理。

  紅星新聞記者獲悉,今年3月13日,鎮江市中級法院一位女法官曾向被告方致電,稱該院收到天工集團的第三次起訴,詢問被告是否愿將案件移送其他中院審理。“我們院是不接受啦,因為前兩次訴訟的很多情況,也確實不便審理。”

  既然“不接受啦、也不便審理”,為何沒直接駁回起訴,也未移交其他法院辦理,而是在5月30日進行開庭審理?紅星新聞記者就此聯系了鎮江市中級法院。該院宣傳處工作人員表示,不接受采訪和回應。

  當日庭審持續了2個半小時。審判長宣布休庭,會擇日盡快作出宣判。

  備受關注的股權轉讓,不久便起糾紛

  案卷材料顯示,2004年11月,池曉林、戴克華等三人出資成立了湖南省安化華林釩業有限公司(簡稱華林公司),主要經營五氧化二釩產品的生產和銷售。

  2008年10月,天工集團與華林公司股東簽訂股權轉讓協議及補充協議,約定池曉林等三人將全部股權以5500萬元轉讓給天工集團。

  據此前媒體報道,這一簽約儀式,引發益陽、鎮江兩市官方主政領導的關注及參與。雙方“經過多次互訪、深層次洽談”達成了共識,由天工全部收購華林釩業并做大做強。

  當年底,天工集團支付股權轉讓款4520.9萬余元。池曉林等三人陸續將華林釩業公司的相關資產及資料、楚凡釩礦的相關資料移交給天工集團。

  看似“完美”的股權轉讓,不久便生出糾紛。

  據相關判決,2009年3月,天工集團致函池曉林等三人,稱其承諾的華林釩業公司具有合法的采礦權,具備安全生產的法定條件,目前尚不具備。

  天工集團在函中責成池曉林等三人1個月內完成包括礦山安全生產許可證、采礦許可證在內的全部法定手續。否則,此前的相關轉讓協議于2009年4月15日自行解除。

  池曉林等人回函:華林釩業公司完全符合股權轉讓協議約定的具備安全生產的法定條件。相關證件齊全。

  三天后,天工集團再次發函,要求池曉林等三人辦完楚凡釩礦的安全生產許可證等必備文件。

  2009年4月15日,天工集團在鎮江市中級法院起訴,要求法院確認其與池曉林等三人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及補充協議于2009年4月15日已解除。

  在起訴狀中,天工集團稱,池曉林等三人沒有交清華林公司(含楚凡釩礦)全部資產及資料,尤其是未將楚凡釩礦按照協議的要求交付,未依法辦理楚凡釩礦的安全生產許可證,也未辦理工商變更登記手續,這造成天工集團無法實現合同的目的。

  這段“緣分”難再續?

  最高法提審此案

  池曉林等被告方答辯時稱,已按協議約定交付了企業的所有資產,包括相關資料。雙方在安化縣政府主持下,就本案的相關問題達成協議,所以,算履行了股權轉讓協議約定的義務。

  另外,股權轉讓協議的標的是華林公司的股權,楚凡釩礦的安全生產許可證等屬于協議的次要問題。因此,被告方不同意天工集團主張的解除協議。

  在案證據顯示,2009年5月8日,安化縣政府召開會議,研究天工集團與池曉林等三人的資料移交工作。5月12日,安化縣政府形成縣長辦公會議紀要,要求該縣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牽頭負責落實盡快辦妥楚凡釩礦安全生產許可證手續,辦證費用由池曉林等人承擔。

  2011年12月12日,鎮江市中級法院作出判決,支持了天工集團的訴訟請求,判令解除股權轉讓相關協議。

  宣判后,池曉林等三人提起上訴,稱楚凡釩礦的安全生產許可證沒有辦妥,責任在天工集團,其未完成礦山安全生產的基礎設施建設,這是安全生產許可證辦理延遲的唯一原因。

  另外,華林公司僅為冶煉廠,并非礦山或采礦企業。天工集團收購的是華林公司資產及冶煉廠的經營權,而不是楚凡釩礦。

  在上訴理由中,池曉林等人道出這段股權轉讓“緣分”為何難續:天工集團收購華林公司是基于五氧化二釩存在市場價格暴漲的預期,但從收購開始,五氧化二釩市場價格急劇下跌,因此,天工集團開始反悔。

  紅星新聞記者注意到,一位曾參與協調雙方的安化縣常務副縣長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證實了上述說法,“天工集團收購華林釩業時,釩價正處于歷史高位,因此當時收購股權開出了5500萬元的高價。之后釩價回落,天工集團認為5500萬元的股權收購價過高。到后來市場突然出現變化,雙方就產生矛盾了。”

  2012年8月24日,江蘇省高級法院作出二審裁定,駁回了池曉林等三人的上訴,維持原判決。此后,池曉林等人向最高法申請再審。

  2013年6月8日,最高法作出(2012)民申字第1260號《民事裁定書》,裁定該案由最高法提審;再審期間,中止原判決的執行。

  

△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的最高法決定提審此案的再審民事裁定書

 

  △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的最高法決定提審此案的再審民事裁定書  最高法作出判決:

  解除訴求不予支持

  2014年4月18日,最高法對這起股權轉讓糾紛案件作出再審判決。最高法再審除對一、二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外,還查明了一些事實。

  據安化縣政府、縣安監局有關人員介紹,如楚凡釩礦安全生產基礎設施建好并經過驗收后,可以按程序申報辦理安全生產許可證。礦山安全生產基礎設施建設完成投入需要約四、五百萬元。

  再審中,天工集團亦認可,楚凡釩礦安全生產許可證未能辦妥的主要原因在于未完成礦山安全生產基礎設施建設。

  最高法認為,此案有兩大爭議焦點:池曉林等三人是否因楚凡釩礦安全生產許可證未辦妥構成違約;如果池曉林等三人構成違約,天工集團是否有權因此解除案涉股權轉讓協議及補充協議。

  最高法認定,因楚凡釩礦至今仍未取得安全生產許可證,池曉林等三人未依約履行合同義務,已構成違約。但該行為并未構成根本性違約,天工集團無權以此為由解除合同。

  最高法解釋,天工集團未能證明合同的主要目的是獲得楚凡釩礦的控制經營權。池曉林等三人的違約行為,并不必然導致合同目的無法實現。天工集團關于確認案涉股權轉讓協議以及補充協議解除的訴訟請求,應不予支持。

  因此,最高法在(2013)民提字第181號《民事判決書》中,裁定撤銷江蘇省高級法院和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此案作出的二審裁定和一審判決;駁回天工集團訴訟請求。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最高法對此案作出判決

 

  △最高法對此案作出判決  一個月后,天工集團再向鎮江市中級法院起訴,要求判令池曉林等三被告繼續履行股權轉讓協議及補充協議;在六個月內完成楚凡釩礦的基礎設施建設并完成工商登記變更、采礦許可證、安全生產許可證和其他相關證照,并和楚凡釩礦一并交付。

  天工集團在第三項訴求中稱,如三被告拒絕履行或不能在六個月內完成上述義務,請求法院判令解除股權轉讓協議及補充協議,并返還全部轉讓款及利息。

  2015年1月16日,鎮江市中級法院作出判決,支持了天工集團的前兩項訴求。法院同時明確,天工集團及其子公司華林公司應當予以配合。

  宣判后, 池曉林等人再次上訴。2015年05月07日,江蘇省高級法院二審裁定:原判決嚴重違反法定程序,撤銷并發回重審。

  2016年4月8日,鎮江市中級法院再一次作出判決,支持了天工集團的訴求。池曉林等人仍不服,上訴后被江蘇省高級法院駁回。

  庭審爭辯是否為“重復起訴”

  2018年8月,天工集團第三次將池曉林等三人推上被告席,訴求仍圍繞最初的股權轉讓,請求判令解除股權轉讓協議以及補充協議;池曉林等三人返還已收取的轉讓款及利息。

  2019年5月30日,鎮江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此案。紅星新聞記者旁聽了此次開庭。

  庭審伊始,審判長就回避問題詢問原被告雙方。原告稱其不申請回避;被告池曉林說:“鎮江中院十年間已經對我們的案子審理四次,你們的同事葛榮貴、吳紹祥與原告同吃、同住,還收受禮品,與本案有明顯的利害關系,會影響本案的公正審理,按照規定,你們應該自行回避,但我們還是對這次能公正審理抱有一絲希望,為了節省司法資源,暫時不申請回避。”

  5月30日的庭審,進入法庭調查環節,池曉林向法庭詢問,“最高法的判決到底還有不有效?”在審判長確定最高法此前對該案的判決“有效”后,被告方表示,案件已經審了4次,原告這是典型的重復起訴。

  被告方的代理律師舉例,天工集團此次起訴,與其在2009年4月15日的起訴,在案件當事人、訴訟標的、訴訟請求上均相同,其目的是為了推翻最高法于2014年4月18日作出的判決。

  

△被告代理律師就天工集團三次訴訟作了查重分析報告

 

  △被告代理律師就天工集團三次訴訟作了查重分析報告  審判長詢問,“你方認為是與原告第一次,還是第二次的起訴構成重復起訴?”被告方表示,與前兩次都構成重復起訴。應當依法不予立案或裁定駁回起訴。

  原告方則稱,其并不構成重復起訴。原告解釋,2009年起訴的除池曉林等三人外,還有華林公司,“之前被告有4個,這次只有3個”;2009年的訴訟請求是“確認解除”,而本案訴求是“判令解除”。

  被告方回應,原告當初請求確認解除的是股權轉讓協議及補充協議,此次請求判令解除的仍是股權轉讓協議及補充協議。另外,司法解釋規定,后訴與前訴的訴訟請求相同,或者后訴的訴訟請求實質上否定前訴裁判結果。“最高法的司法解釋,就是避免類似此案的出現。”

  庭審進行2個半小時之后,審判長宣布休庭,會擇日盡快作出宣判。

  “一案三訴”背后

  有法官接受“吃請”被問責

  庭審結束后,原告一方回絕了記者的采訪。被告池曉林向記者回憶,今年3月13日,鎮江市中級法院一位女法官曾給他來電,稱該院收到天工集團的第三次起訴,詢問被告是否愿將案件移送其他中院審理。

  他向記者播放了電話錄音。錄音中,女法官對池曉林說:“我們院是不接受啦,因為前兩次訴訟的很多情況,也確實不便審理。”

  “這個不需要問我。哪兒有管轄權?湛江中院已經審了兩次。對方重復起訴,搞來搞去已經十來年!第二次,你們受理就已違法,F在要移送到哪個法院?這案子已經徹底結束了。”池曉林在電話里回應。女法官告訴他,是否為“重復起訴”,該院會進行實質審理的。

  既然“不接受啦、也不便審理”,為何沒直接駁回起訴,也未移交其他法院辦理,而是在5月30日進行開庭審理?紅星新聞記者就此聯系了鎮江市中級法院。該院宣傳處工作人員表示,法官的那通電話只是征求當事人意見。該案正在審理中,不接受采訪和回應。待審理結束后,該院會視情況發布案件通報。

  據澎湃新聞2015年4月的報道,當年3月中旬,浙江溫州網友池曉林在網上舉報稱,江蘇鎮江中級法院兩位法官2013年8月在湖南安化辦案期間,接受原告律師的吃請,并收受香煙、茶葉等禮品。鎮江中院紀檢組隨后介入調查。

  當年4月3日,鎮江中院發布調查結果稱,葛榮貴、吳紹祥兩位法官確實存在與當事人同吃、同住問題,目前已退回相關費用。但是,二人并未收受禮品,原告代理律師也未參與調查辦案。鎮江中院決定給予兩位法官責令檢查,并通報批評的問責處理。

  紅星新聞記者 | 高鑫 鎮江報道

  免責聲明: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并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場。若內容涉及投資建議,僅供參考勿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責任編輯:萬露

  江蘇天宮集團起訴股權轉讓糾紛引發“一案三訴” 曾有辦案法官接受“吃請”被查

----分隔線----東方都市網----分隔線----投稿:975981118@qq.com 歡迎投稿
東方都市網,上海東方都市網,,東方都市網,財經頻道站http://www.marocmaths.com
上海計晨傳媒旗下媒體:【今日早報網、上海東方都市網、上海都市網、中國糖酒新聞網、中視快報網、新華財經在線】 上海媒體推廣、新聞發布、現場采訪、會務直播、活動發布聯系計晨,低價服務好。

免責聲明:

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并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網立場。 對本文內容、觀點保持中立,不對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

相關文章
  • 央視“國嘴”趙忠祥老師為妙語語言藝術集團題字

    央視“國嘴”趙忠祥老師為妙語語言藝術集團題字

    2019-06-03 12:50

  • 長園集團涉嫌信披違法被立案 投資者索賠預登記啟動

    長園集團涉嫌信披違法被立案 投資者索賠預登記啟動

    2019-06-03 11:15

  • 茅臺集團紀律檢查委員會通報:開除聶永黨籍 解除勞動合同

    茅臺集團紀律檢查委員會通報:開除聶永黨籍 解除勞動合同

    2019-06-01 20:07

  • 買入長園集團注定是“虐戀”?格力集團發了情況說明

    買入長園集團注定是“虐戀”?格力集團發了情況說明

    2019-06-01 14:55

網友點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