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

徐俊霞談豫劇《秦豫情》小勤角色塑造:“超表情妹”走“極端”

字號+ 作者:中國藝術之夢網 來源:未知 2018-10-17 21:42 我要評論( )

超表情妹走極端 談豫劇《秦豫情》小勤角色塑造 □ 徐俊霞 大型原創豫劇《秦豫情》里的小勤,是1942年300萬逃亡長安的河南災民中,一個14歲的向死求生的河南妞。

“超表情妹”走“極端”


——談豫劇《秦豫情》小勤角色塑造

徐俊霞

    大型原創豫劇《秦豫情》里的小勤,是1942年300萬逃亡長安的河南災民中,一個14歲的向死求生的河南妞。1942年河南經歷一場慘絕人寰的天災人禍!大旱之后又蝗蟲肆虐,莊稼顆粒無收,無糧而食千萬眾的中原災荒年又遇日軍燒殺掠搶,當局政府抓丁拉夫苛捐納稅,人禍天災直接導致三百多萬人被餓死,三百萬人西出潼關向死求生。中原大地餓殍遍野,犬食腐尸、甚至達到易子而食的慘景。“小勤”就是隨著這個極端的特殊人群來到西安城下走進了觀眾的視線。


     該怎么呈現這群饑民中的一份子呢或者是這群災民的代表者?
     2016年2月份,我接到一個從來都不曾聯系的一位“校兄”(此劇的作者楊林)的一條“無腦”微信:“歡迎加盟”便無有了下文?!兩天后一個陌生號碼打來說是西安市豫劇團團長趙鵬,邀約我加入他們正在打造的一個劇。聽他介紹此劇已“幾易其主(主演)”!目前“坐排”已經結束,序幕已下地排練,主人翁還沒到位。ò!做個劇容易嗎,何其艱難)。我到組后匆匆看了劇本、匆匆坐到“坐排”桌前,面對大家看著剛進組的”小勤”的各種眼神,讓我著實忐忑!!我拿著劇本開始跟大家對序幕一場的臺詞。稍靜之后,開始對詞的一瞬間,我莫名被這群“災民”帶進一個異常氛圍里!良久,一個男演員撕裂地“那, 是長安”!一群女演員喘著壓抑不住的激動氣息,良久,“是, 長安”!所有演員屏住呼吸又一個良久......撕心裂肺地“!總算是走到了......”!我已淚流滿面!我已如鯁在喉,我努力張了幾張嘴都無法發出聲音讀出’小勤”的臺詞!空氣凝重又凝固,大家靜待“小勤”的進入。。!桌面上均勻擺了幾大包抽紙,我抽了離我最近的兩張紙巾捂住臉泣不成聲!
   

   “亞歷山大”呀!
     人家已經進入到這么感人的人物塑造層面,我還沒來的急把劇本通讀一遍。但是,撲面的直感,導演組對劇本的滲透、對年的代把控、對演員的啟發和拿捏在對詞期間已感人至深。從坐排氛圍里,我感受到了此劇要呈現出不同尋常的震撼!走出坐排會場,我迫不及待的要來導演闡述,惡補缺席功課,要求自己深度快速進入不敢懈怠。導演闡述里滿篇“極端年代、極端環境、極端人性”,“非常態”,“殘酷美、掙扎感、生澀狀、撕裂態、扭曲形”,“冷、愣、橫、寧、軸”,“扛、杠、力”,“大膽表現、斗膽打破”等等撲面而來!前所未有的平面沖擊!有點懵!如遁渾沌!


    背詞、學唱、融入、接納消化,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我整個人進入到了機器人狀態。

     大家伙又陪著我坐排兩天。我從事多年現代戲創造積累了一些經驗,凡遇新作都要追根求源,兩天里我一邊背詞一邊打開我的腦容量,滿宇宙的想象呀。“我”十四歲的小勤,活在那個極端惡劣的年代里,該是什么樣呢;身體很棒?心理素質很強?性情很倔?耐餓耐寒?能跑能爬?會躲炮彈會扒車、能在寸草不生的大地上找到果腹的東西、會絕地求生、堅信自己能扛過去?不然幾百萬人被餓死,活下來的不具備以上種種怎么能走到西安。


     下地排練的第一天我就把自己假設成那個活下來的小勤。第一場“搶地盤”,人物未出場,我就用聲音造型使所有人感受到小勤很強勢;我卯足勁喊一嗓子“那是誰,憑啥扔我東西”?讓對方感覺我不是好欺負的!。這場戲的劇情是小勤遠遠看見有個男子(叫瓦塊兒)動了自己的家當(河南擔)。就不依不饒的跑上場指著對方吼道“你!憑啥扔我東西”?就這一句臺詞一個上場,讓我著實動了不少腦筋。我本人四十六歲了,怎么演繹出一個逃荒來到西安,人生地不熟的十四歲小女孩的樣子,還要跟一個逃荒來的男子搶斗?要用一般的,常態的方法去演,肯定達不到導演對這出戲“非常態”的要求。我明白一定要有超常規的表現。作為演員,我平時就好留心觀察記住日常生活中的奇特場景。我有個兩歲的侄女是一個“超表情妹”,她有很多很多異?鋸埖谋砬楹推嫣氐膭幼鳎河幸淮嗡粋三歲的小男孩玩惱了,侄女把一只手支在腋窩里,另一只手直指遠方,歪著頭斜著身,鼓著腮膀子說“去”!怒目圓睜又說“你不聽話”!這種十足的小孩兒斗氣動作,被我“偷”來,用在小勤第一場的出場“你(超表情妹的“指”勢),憑啥扔我東西(雙手支在腋窩)”哈!沒想到,這兩個動作讓我一下子就捕捉到了十四歲的小勤,面對生存不示弱的’軸”狀。再比如;生活中我爸爸對我侄女一點脾氣都沒有,所以侄女就嘗試著用她的方式“侵略”爺爺,早上我爸爸大聲逗著她說,“豆豆好”!她卻雙腳跳起一手掐腰一手握著小拳頭平劃半周到對稱耳根,貓著腰一臉的詭異,小嘴嘟著還歪著,大聲說,“不好”!這個逗的我們前仰后合的表情,又被我借來巧用在小勤和瓦塊兒爭地盤的戲中,小勤得理不饒人的說,“誰規定這是他的地方,你喊看它答應不答應,你喊呀,你喊呀”!我在說“你喊呀”的時候,也雙腳跳起,完成了“超表情妹”這個可愛又“欺負人”的動作。哈!我侄女長的小鼻子小眼,我們平時好逗她,說,“豆豆把眼睛睜大”,她就努力調整自己的五官,使其離開原來的位置,撐著眉眼咧著嘴,讓我們看她的“大眼睛”。這個可愛又唬人的表情我也化用過來,用在劇中人物“三嬸”出場時,小勤抱著胳膊撐著眉眼咧著嘴“哼”!表現出你們人多我也不怕。要是一般的“哼”就不是這個戲里人物了,我用“超表情妹”五官錯位的感覺,讓小勤這一個“哼”更不同于一般,更像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小頑強”。!借對了,用好了讓我更增強了對人物把握的自信!侄女還有好多表情被我拿來化用在劇中小勤的戲里。平時侄女吃到好東西時,搖頭晃腦,挑眉飛眼,還發出“嚶嚶”聲音!那種滿足的表情呀!這么好的表情我用在哪呢,不用多可惜呀!哦!排到第四場的時候,終于有地方用了,小勤要做買賣掙錢養家了,男主人翁“張大”幫她做好了一副挑子,得意的小勤在鄰里面前正不知該怎么“鬼擺”!勤爹上來跟三嬸、呂嫂說“逃荒前,在老家,我跟著老板熬過幾次胡辣湯,沒想到,現在用上了”爹說話間的這個縫隙里,小勤搖頭晃腦,眉飛色舞,那個驕傲表情呀........充分表達了小勤此時此刻要創業的得意狀和幸福感!


      我以往塑造的很多劇目中的人物,大都是美少女和美少婦,如《紅菊》中的“紅菊”,《香魂女》中的“環環”,《朝陽溝》中的“王銀環”,《小二黑結婚》中的“小芹”等等,這些藝術形象都是以淑女美而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而且這些舞臺人物形象又給人們留下了定式的欣賞習慣。我們這次排練《秦》劇,由于年代環境極端,導致人性極端。極端殘酷的現實讓生命更加頑強,小勤就是在這個極端惡劣的環境下產生的具有頑強生命力的質感人物,如以常態的美去把握她,恐怕再美,也不能體現我們這個劇導演要求的“非常態”,在二度呈現上要展示的質感。質感:是藝術作品表現的物體的物質真實感。人的質感是一種內涵和外在融合之后不一而足的獨特魅力的韻味,形成有視覺沖擊力的氣場。把握小勤這個人物僅用常態的一般美感是無法抵達角色那特殊的質感的。怎樣把小勤這個遭遇極端卻又活的積極樂觀的人物,用非常態的手法呈現給觀眾呢。還得“追根求源”。小勤從一個“爹耕娘織,弟弟讀書,小勤做飯”的完整幸福家庭,到遇饑荒、躲戰亂、大遷徙,小小年紀的她,逃荒路上,親身親歷,目睹了親人,鄉鄰病死餓死,甚至一家絕戶,全村滅頂的苦難年代!美美的四口之家,一路逃荒老天就給她剩下一個殘喘老父。饑餓,驚恐,絕望,求生還在渺茫中。小勤和這群難民們一樣,已經不哭,不吶喊、不控訴,命運的驟然改變使得這個有著頑強生命力的小勤出場就是一個打破常態的“不服命”的人物形象。在排練場,導演組的兩位年青導演齊寧、李享達我們一直在尋找一個“不服命”的小勤,尋找她在劇里的生存形態和體態,尋找她人物肢體動作的支點。我們苦思冥想,搜索尋覓外化的、屬于角色的肢體動作,交談之間聽他們說到“殘酷戲劇”一詞。我似乎搜索到了一個影子!2002我年在中國音樂學院上學時常去看先鋒劇場演出,曾經看到過一個日本小劇場話劇,三個人物,他們各自遇到極致心靈撞擊時,夸張的運用變形扭曲的肢體動作表達了我們不曾看到過的表演形式,很有質感的人物形象,女主人公一段大段的獨白,歇斯底里,眼淚鼻涕肆虐的流在臉上脖頸上,直到干在皮膚上!男性人物一直用一個讓人看著很夸張的手勢表達他內心的焦慮,給人留下抹不去的心靈震撼和記憶!這個記憶一閃,我似乎知道該往哪里尋找了。一定得是非常態的。“大膽表現,打破常規”。但是在尋找的過程中遇到了瓶頸,那個一閃而過的“靈感”一直不來“臨幸”!躍躍欲試,蠢蠢欲動被擱淺!在休息的空擋里,我想到我在第一天排練時,看之前他們已經排過的序幕,頂替“小勤”的演員和群眾在某一個定格時,是曲腿或貓腰的站姿!又想起我侄女的一些夸張表情和奇特動作,我玩著,出著洋相,還非常不好意思地拐著腿扎馬步,又試著往前探著身子手里像拎兩個磚似的伸著脖子找“不服”或對峙的樣子,又拐著腿走幾步,把自己和在場的人都逗笑了!弄得我還怪不好意思的!兩位青年導演不乏認真地說,咱都別笑,是這個意思,我們這個戲就是想要追求一種肢體語言,夸張的具有很強的表現力由內而外的異態的人物!由此,小勤的肢體雛形似乎產生了,但不知該怎么用,用到哪里!真的很不像樣,想用又不敢用!兩個導演一次次給我信心,讓我堅信就這樣找,告訴我這就是我們這個劇要做的!我第一次嘗試著用這個“拐腿馬步式”,是在第一場小勤說,“嬸!說死說活,我也不上街要飯了”。排練進行到這里時,我是背對著觀眾席喊了一聲“嬸”一扭臉就有了用這個動作的沖動,我紅著臉,忐忑地存下拐腿馬步,探著身子提著拳頭歪著頭用“不服”的眼睛盯著導演們,“第一自我”就沖到了他們面前,我的眼神在問導演“這樣行嗎”!排練現場又一次笑噴,跳出戲外!導演們卻肯定地說:“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再找找”。這時我真的有點感覺了,而且感覺很好!“給我一個支點,我可以撬動地球”!小勤的動作支點找到了!這個夸張的肢體語言很有彈性,存著身子貓著腰,能起能伏,能縮能伸,能仰能合,能張能弛,它實實能承載小勤們的不服,對命運的不服,對災難的不服。他們不向苦難低頭,異鄉求生,堅決活出個人樣來。

    一個支點,契合了人物對環境,對挑戰,對生存,對愛情,對未來等等的支撐。橫向縱向延伸開來怎么運用都自如。

    如當小勤面對惡劣環境時:從這個肢體支點上找“不服”,第一場和磚頭瓦塊兒搶地盤時,小勤一個人面對一群難民,此時是靜場,我扎好馬步,貓腰提拳,歪脖怒目,艮著頭,曲腿走了一步、兩步、三步,突然怒吼“誰規定,這是他的地方”!舒服呀!找準了外化的肢體動作演員表演起來真舒服!《秦》上演后我每場在舞臺上表演此狀時都能感受到,此時,觀眾對這種異常表演的人物質感帶給他們的欣賞滿足!
   

    如當小勤面對生存希望時:我在這個支點上外延化用此動作,如:三嬸告訴小勤“跟我到大華紗廠洗油紗,一天能喝上三頓稀飯”時,我用拐腿馬步,松拳反掌,高興的不知所措,“哎,哎,哎”伸出雙手迎接新的生活。
   

     如當小勤面對愛情來臨時:我又在這個支點上延伸開來。在小勤跟陜西冷娃張大撞出愛情火花那一瞬,他們倆唱到,“今日事好奇怪,瞬息萬變費解猜”此時我的拐腿馬步扭捏妖嬈,松拳垂手,扭腰送胯,變成曲腿走貓步,河南熱妹的羞澀與生澀淋漓盡致。!還是那句話:找準了,用好了演員真舒服!天道酬勤哪,踏破鐵鞋,小勤的舞臺形象就是一個拐腿馬步,貓腰艮頭。此動作一下子使小勤這一戲劇形象具有了“扛、杠,力”的藝術質感。


   “大膽表現,打破常規”,《秦》劇中所有人物滿舞臺的“貓腰、馬步、提拳、存腿”帶給觀眾視覺和情感的震撼沖擊力,使得臺上臺下遙相呼應!我們帶著滿滿的自信,萌萌的期望在該劇的故事發生地與各界觀眾見面了,我們準備著聽一片責罵聲。


    但沒有!卻是一片異常的認可,認可的贊嘆:怎么會這樣演!這樣演就對了!
哭了,我們都哭了,從團領導班子到演職人員!
   

    這出苦難戲,從坐排到的演出,導演要求提示所有演員不要用哭去演這個劇,要用堅強、用寧、橫、愣、軸去演繹此劇人物。做為劇中人物我們不哭,走出人物我們哭了!

    國家藝術基金2018年度傳播交流資助項目——原創現代豫劇《秦豫情》第二輪全國巡演上海站、徐州站,與您相約!
戲訊:


----分隔線----東方都市網----分隔線----投稿:975981118@qq.com 歡迎投稿
東方都市網,上海東方都市網,中國都市網,東方都市網財經頻道站http://www.marocmaths.com

免責聲明:

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并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網立場。 對本文內容、觀點保持中立,不對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

相關文章
  • 徐俊霞的發辮

    徐俊霞的發辮

    2018-10-13 12:28

網友點評